精华玄幻小說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老祖宗暴蠑螈看書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說推薦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吼!!!”
眼前的这只暴蝾螈并不是什么好性子的精灵,它盯着优迦和神代先生看了一小会儿就开始不耐烦,嘴里飘出浓浓的血腥气息,紧接着毫无预兆地使用龙尾抽向神代先生的雷吉洛克。
雷吉洛克立马双臂交叉挡在身前,好在它本身的防御力很高,并未受什么伤,但还是被抽的滑出了老远。
对面发起了进攻,优迦和神代先生不可能坐以待毙。
“一起上!”神代先生一边和对着优迦说道,一边放出了自己的另一只神柱雷吉斯奇鲁,显然他也察觉到了眼前这只暴蝾螈的强大之处。
前妻太淡定,离婚101天后
优迦点点头后放出了花洁夫人、风铃铃和乘龙,正常战斗他们是不可能赢得了百级暴蝾螈的,只能寄希望于群殴。
耿鬼和梦妖魔从影子里突然钻出,一左一右的包抄了暴蝾螈,耿鬼在出来的瞬间就和优迦一起开启了超进化。
阿勃梭鲁的超进化是源于未知之种,和优迦没有太大关系,不占超进化名额,所以耿鬼依旧可以超进化。
凭空出现的超级耿鬼和梦妖魔一个使用暗影球,一个使用魔法火焰,一左一右地打向暴蝾螈的脑袋。
可是暴蝾螈那巨大的猩红翅膀微微一扇就掀起了一阵狂风,暗影球和魔法火焰纷纷被狂风卷走。
暴蝾螈轻蔑地看了一眼超级耿鬼和梦妖魔,粗长的尾巴横扫出去,耿鬼和梦妖魔同时被抽飞,幸亏关键的时候风铃铃的反射壁及时出现,否则以耿鬼和梦妖魔那薄弱的防御和体力,这会儿就该退场了。
见这群弱小的家伙敢反抗自己,暴蝾螈有点生气,它张嘴吐出一道龙之波动横扫出去,试图把包围它的精灵全部歼灭。
这时花洁夫人张开了薄雾场地,粉色的雾气一下子布满了全场,与此同时,风铃铃也控制着精神力在所有的精灵身前竖起了光墙,众多透明的光墙在太阳的反射下闪闪发光。
所有的精灵都被龙之波动蓝紫色的能量淹没,好在有薄雾场地对龙系技能的削弱和光墙的防御,大家都没太大问题。
龙之波动的能量还未消散,乘龙的冰冻光束、雷吉洛克的尖石攻击、雷吉斯奇鲁的加农光炮、超级阿勃梭鲁的精神利刃就同时冲破蓝紫色能量的阻拦直指暴蝾螈。
可暴蝾螈的反应速度很快,翅膀猛的一扇,在空中轻松的几个翻转就躲过了四只精灵的攻击。
不过风铃铃不知道什么时候使用瞬间移动出现在了暴蝾螈正上方,重力技能立时开启。
风铃铃的重力技能是连裂空座都能压制一会儿的,更何况是暴蝾螈!暴蝾螈就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头朝下栽去。
嘭!
一阵闷声后,暴蝾螈受重力影响,四肢和翅膀紧紧地贴在了地上,它挣扎了两下竟没能挣开。
这时,超级耿鬼的暗影球、梦妖魔的魔法火焰、花洁夫人的月亮之力、超级阿勃梭鲁的恶之波动、雷吉洛克的尖石攻击、雷吉斯奇鲁的加农光炮瞬间淹没了暴蝾螈。
一般精灵受到这么多高等级精灵的攻击恐怕早就嗝屁了,然而暴蝾螈没有,优迦和神代先生以及众精灵只听一道怒吼从还未消散的能量潮里传出,紧接着一道身影从炸开的烟尘里冲出来。
正是暴蝾螈!
此时的暴蝾螈和出场时的神气不同,全身布满伤痕不说,还沾满了尘土和草屑,它看向优迦、神代先生以及众精灵的眼神里充满了怒火,这么多年了,它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屈辱!
“吼!!!”
暴蝾螈张嘴吐出一道大字爆炎,离它最近的梦妖魔首当其冲,极具冲击力的大字型火焰一下子就把梦妖魔砸到地上。
轰!
重生之逆天狂少 左手
一阵爆炸后,梦妖魔躺在深坑里失去了意识。
暴蝾螈还是不解气,一道又一道的大字爆炎发射出去,有了准备的其他精灵们立刻躲避或防御,这才没有步了梦妖魔的后尘。
暴蝾螈的大字爆炎没有命中目标,在四处胡乱炸开,流星之里原本美丽、丰饶的农田全部毁于一旦,田里的庄稼也付之一炬。
梦妖魔失去战斗能力后,优迦的影子突然诡异地拉长,就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延伸到了梦妖魔躺着的深坑里,然后一个小小的黄团子从里面钻出来,拉着昏迷的梦妖魔进入影子后,优迦的影子又缓缓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
看着梦妖魔倒下,超级耿鬼就想使用诅咒来给暴蝾螈施加诅咒状态,然而它和暴蝾螈实力差距过大,诅咒根本施加不到暴蝾螈身上,只能无奈作罢。
超级耿鬼的诅咒虽然没能施加成功,但暴蝾螈却有了感应,它狠狠瞪向耿鬼,然后猛的挥起龙爪冲向超级耿鬼,超级耿鬼被吓了一跳,赶紧缩着身体消失在原地,地面被暴蝾螈一爪子戳了一个坑。
没能命中超级耿鬼的暴蝾螈正要飞身离开,地面突然钻出无数的绿藤,瞬间将它的翅膀根、四肢同时束缚了起来。
这时超级阿勃梭鲁和雷吉斯奇鲁一左一右出现在暴蝾螈身边,一个使用暗袭要害,一个使用臂锤轰向暴蝾螈。
“吼!!!”
被束缚着的暴蝾螈被成功命中,它怒吼一声,长长的尾巴一下子勒住了超级阿勃梭鲁,将拖起来砸向另一边的雷吉斯奇鲁,就这样,超级阿勃梭鲁和雷吉斯奇鲁一起被砸飞出去。
超级阿勃梭鲁本就在和饭匙蛇战斗时受了伤,现在被暴蝾螈用龙尾这么一砸,瞬间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倒是雷吉斯奇鲁本身就是双防极高的精灵,这么一砸并没能把它怎么样,它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只是使用臂锤后有减速的副作用,这会儿它行动有些迟缓。
暴蝾螈愤怒地吐出一团团烈焰,束缚着它的绿藤很快被烧的一干二净,接着它又用一道大字爆炎淹没了还没来得及离开的雷吉斯奇鲁。
这时花洁夫人的月亮之力、雷吉洛克的尖石攻击和乘龙的冰冻光束趁着暴蝾螈攻击雷吉斯奇鲁时打在了它身上,这三个技能全部克制暴蝾螈,暴蝾螈发出了出场以来最凄厉的嘶吼。
包裹着雷吉斯奇鲁的火焰消失,雷吉斯奇鲁浑身黑漆漆地倒在地上。
继雷吉斯奇鲁后,暴蝾螈已经击倒三只精灵,有着自信过度特性的它攻击力接连提高了三个等级,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可怖。
喘着粗气飞起来的暴蝾螈眼神凶厉地往下扫了一圈,心里再没了对这群弱者的轻视和不屑,只有浓浓的屈辱和愤怒。
仅剩的雷吉洛克、花洁夫人、乘龙、耿鬼、风铃铃、超级耿鬼都紧张地看着这样的暴蝾螈,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愤怒至极的暴蝾螈直接开启了逆鳞,逆鳞状态下暴蝾螈就像被施加了一个无敌buff。
开完逆鳞后,暴蝾螈直接一个龙之俯冲撞向风铃铃,风铃铃想要用瞬间移动躲避,但没来得及,只能临时开了反射壁,可只听哗的一声,反射壁破碎,风铃铃被撞飞。
这时花洁夫人提前备下的祈愿生效,粉色光柱从天而降及时给风铃铃进行了治疗,风铃铃这才没有立刻倒下。
缓过劲的风铃铃立马对近在咫尺的暴蝾螈释放了重力,暴蝾螈被定在了原地,这时雷吉洛克使用了终极冲击撞向暴蝾螈。
嘭!
雷吉洛克和暴蝾螈相撞,但逆鳞状态下的暴蝾螈并没有痛觉,它虽然再次受伤,但却冷静地使用水流尾抽飞了雷吉洛克。
风铃铃的重力只定住暴蝾螈一瞬,雷吉洛克攻击结束,暴蝾螈也恢复了自由,它升到空中,使用了大招流星群。
无数的夹带着火焰的陨石从天而降并在四周爆裂开来,风铃铃连忙辅助乘龙、花洁夫人和雷吉洛克防御,可是流星群来的太猛烈,风铃铃保护了其他精灵,自己却被精准命中,这次没了花洁夫人的祈愿,风铃铃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前,风铃铃提前释放的预知未来发动,两道透明光轮突然闪现打在暴蝾螈身上,暴蝾螈的身体微微颤了颤,伤口又添了两道。
此时回到了优迦身边的超级耿鬼只能竭尽全力保护优迦和神代先生不受流星群的伤害,根本没有余力去帮助其他精灵。
等流星群结束后,这片区域已经被砸的满目疮痍。
让优迦和神代先生奇怪的是,使用了逆鳞的暴蝾螈竟然没有丝毫混乱的迹象,反而比之前更加冷静、理智。
其实优迦不知道的是,这只闪光暴蝾螈有个特殊能力,它能主动把逆鳞的buff时间延长,把逆鳞带来的副作用混乱延后。
但混乱并不会消失,反而会在之后来的更加凶猛,可以说这个特殊能力有利有弊。
风铃铃倒下后,暴蝾螈的攻击力再升一级,但与此同时,它身上的伤也到了极限,逆鳞状态只是屏蔽了它的痛感,并不代表它受的伤消失不见。
“吼!!!”
暴蝾螈使用龙之俯冲冲向乘龙,花洁夫人轻鸣一声,青草场地张开,无数的藤蔓从地下密密麻麻地钻出,一下子扯住了极速冲刺的暴蝾螈。
暴蝾螈的力气非常大,一波一波的藤蔓被它挣断,又有另一波源源不断从地上钻出来,好像无止尽似的。
可是离花洁夫人不远的优迦却能看到它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集的汗珠。
此时乘龙悠扬的叫声响起,它的身上突然疯狂地涌现出无数蓝色光芒,优迦甚至能隐隐约约看到它蓝色的皮肤颜色在加深。
没多久优迦就在乘龙的身上感受到了神性的存在,这还是除花洁夫人外,优迦第一次在自己的精灵身上,如此明显的感受到神性的存在。
显然乘龙身体里的蓝色宝珠一直在影响着它!
和花洁夫人那种充满生机的神性相比,乘龙的神性给人一种浩瀚无边的感觉。
暴蝾螈还在挣扎,花洁夫人源源不断地往青草场地里输送能量,试图拖住它,雷吉洛克因为受到藤蔓的干扰,一时间竟然无法放手攻击暴蝾螈。
“啊……”
乘龙突然仰头高声吟唱,一道无比粗壮的冰蓝色的能量柱从它嘴里喷薄而出,一瞬间就淹没了暴蝾螈和束缚着它的所有藤蔓。
看着和藤蔓一起被冻成冰雕的暴蝾螈,场面一下子突然安静了下来。
终于结束了!优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此时花洁夫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刚开完大的乘龙也气喘吁吁。
早就被妙蛙花拖鞋远离战场的长冈远远看着被冻成了一座冰雕老祖宗,嘴里不可置信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老祖宗怎么会被人打败呢!老祖宗那么强!”
看着冰雕里的暴蝾螈,优迦心里无比庆幸,要是老婆婆当时把这只精灵带出去了,他们想要抓住那些流星之民和解决克隆裂空座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然而优迦不知道的是,不是老婆婆不想带老祖宗,而是他们带不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老祖宗虽然还守护着流星之里,但心里却无比怨恨现在的流星之民,恨不得把每一个流星之民生吞活剥。
这些年,流星之民为了防止暴蝾螈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一直把它关在了特制的牢房里,这次要不是他们无法抵御优迦和神代先生的进攻,长冈根本不敢冒险将老祖宗放出来。
这不,老祖宗一出来,第一个灭掉的就是那个帮它打开牢房的那个流星之民。
不过还没等优迦和神代先生放松一会,突然冰封着暴蝾螈的冰雕上就传来一阵咔咔的声响,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冰雕上已经布满了裂缝。
轰!
冰雕陡然崩碎,暴蝾螈怒吼着从里面飞了出来,优迦和神代先生脸色大变,这时候他们可没能力再击败暴蝾螈一次了啊!
然而,事情并未朝着两人以为的方向发展,出来的暴蝾螈直接陷入了混乱状态,这个混乱状态来的特别凶猛,只见暴蝾螈使用龙爪使劲往自己脸上怼,没两下就把自己给怼晕过去了。
优迦和神代先生同时松了一口气:呼……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