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相伴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张千顿时明白了陛下的担忧。
这陛下当真是深谋远虑啊。
只一看这奏疏,就明白了其中的难处。
朝廷对这玩意,根本就是一无所知,所以……研究的过程之中,到底是好是坏,也只有天知道了。
当然……这显然不是研究院的问题,这是朝廷的问题。
此时,李世民背着手,踟蹰着:“朝廷需选一部分这样的人为官,设立一个研究寺,这寺中上下官吏,都从西山的进士、举人中挑选,他们不是都学过这个东西吗?让他们专门管理科学院以及巧匠的事宜,除此之外,此次就罢了,朕就当给他们几分颜面吧。”
说罢,李世民将奏疏摊开,沉吟了片刻,而后提了朱笔,落笔写了一行字,便交给张千道:“送去门下制诏,昭告天下。”
“喏。”
张千不敢去看上头写着什么,只是取了章程,转身便往门下省去。
到了次日,便有宦官来到了研究院。
不但将研究院上下人等召集了来,居然还特意命武珝也抵达这里。
武珝一头雾水,与研究院诸人接旨。
这宦官便唱喏道:“门下制曰:……”
一道旨意下来,研究院上下骤然间欢声雷动。
便连武珝也不禁动容。
陛下这一次给了极大的恩惠。
先从武珝开始,因为研制有功,敕封为朔方郡王府长史。
一介女流,居然直接封了官。
哪怕是大唐这等风气开放的时代,这也是头一遭的事。
而每一个王府,理应都有一个长史,官职根据不同府的规格来确定高低。
比如亲王府的长史,大抵是在三品,而郡王府则只有四品。除此之外,还有都督府,以及各卫,各军,以及道、州都有长史。
这是一个万金油的官职,就如邓健乃是天策军长史一样,他们主管的,乃是府中所有文职的工作,其实就相当于各府的‘宰相’。
陛下这份旨意,算是正式确定了武珝在陈家的地位,但凡是这郡王府所辖制的地方,别管是干嘛的,都由武珝这个‘宰相’负责,一切的文书、钱粮支度都出自长史之手。
从前的时候,郡王府并没有长史,这是因为陈正泰新封郡王不久,而陈正泰对于这长史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也没想好让谁来干,反而是武珝这秘书用的顺手,只是武珝乃是女流,没办法报上去。
而李世民之前显然也懒得给陈正泰封一个长史来碍事了,陛下心里很清楚,若是无缘无故任命一个不着调的长史去朔方郡王府,十之八九,陈家上下是要和这人闹出事来的。
既然如此,索性就空置着,你们陈家的事,自己管。
可现在……李世民显然认为武珝很是适任,管她是不是女流呢,多少男儿都没有武珝强,就她了。
而现在,武珝算是领俸禄的官员了,也成了天下第一个拥有官职的女子,这和宫中的女官不同,宫中的女官,管理的乃是宫内的职责。而这郡王府的长史,可是真真切切和男子们一样,是有官爵和品级的官爵。
武珝此时也不禁对那李世民生出钦佩之心,开历史先河,终究是要有魄力的,寻常的天子只晓得循规蹈矩,一方面没有足够的威信,使臣子们捏着鼻子认同,另一方面也不愿意‘贻笑大方’。
可李世民不一样,朕想定了,就这么干吧,谁敢不服,站出来。而至于贻笑大方……虽然李世民也要脸面,可既然武珝适任,有何不可?
人才难得,朕认为她不会做出贻笑大方的事,那就这么定了。
不只是武珝,几乎所有报上去的研究员,足足有九十七人,其中八十三人,统统敕封为县男。
县男是最低级的爵位,只有一点点的俸禄,可是这就正式迈入了真正的贵族阶层了。
虽然对于任何一个开国县公和开国县伯而言,这都不过尔尔,至于那些郡公、国公,更是千差万别的区别。可对于平民百姓而言……却几乎是一次地位的大跃升!自此之后,他们哪怕是回乡,见了本地的父母官,也不必卑躬屈膝,而是彼此见礼,有了平起平坐的资格。
至于县子的俸禄,其实并不高,只是分发一些永业田和一些俸禄而言,自然比不上研究院里的薪俸,可在研究院里做事,却得两份薪,终究是大好事。
除了八十三人敕封了县男之外,却还有十四人敕封为县子,县男是从五品,而县子就是正五品了!
当然,大唐复杂的爵位、散职、勋职、实职的官职和官爵的系统之中,这正五品的爵位,其实并不算是什么显贵,可这十四人……却依旧满足,等于是朝廷直接送了八百亩永业田,且还有了身份地位。
那些在蒸汽机车中,没有立下功劳的人,不禁在旁露出遗憾和羡慕之色。
如此天赐良机,自己居然没有抓住机会,实在见鬼了。
得了旨意的人,则高兴得欢呼雀跃,要知道……这里头有不少人……其实是顶着家中巨大的压力来研究院的。
他们本也是学堂里毕业的佼佼者,有的人更有举人和秀才的功名,只是实在不愿读书,凭借着对于研究的一腔热爱,决心进入研究院。
可对于他们的家中亲族而言,显然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读书不就是为了做官吗?这倒好了,读到一半,进了研究院,就算是薪水再高又如何,难道能比得上做官吗?
这等心障,是很难破除的,哪怕劝一千道一万都不成。
可如今……被封了爵位,就全然不同了。
何况……这一道旨意,其实给了不少人一个希望,即……只要好好待在研究院里,说不准哪天出了新的成果,又是大功一件,至于窗外之事,自然不必再计较和理会了。
研究院这里,热闹了足足一天,以至于当日不少人到处打听进研究院的方法。
当然……陛下这道旨意,也让朝中滋生了许多的争议。
起初说的是非军功不封爵,现在不但开了口子,这口子一开,还像开闸放水似的。
虽然只是不值钱的县子和县男,可也不能如此呀。
这尤其是引起了中下级的武官们不满,大家拼死拼活的在厮杀,好不容易挣了个小爵位,现在却和一群不知所谓的人同样受封,情何以堪!。
好在李世民余威尚在,镇得住场面,大家也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崔志正却是坐着马车,抵达了陈家。
崔家上下得知了消息,其实已经沸腾了。
大抵的计算了一下,崔家从西宁的受益之中,一次至少挣了四十万贯。
这在从前是一笔大数目,而对于现在的崔家而言,简直就是一笔救命的收益了。
不只如此……现在许多人都在打探西宁土地的事,居然不少人动了心。
虽然遭受了精瓷的毒打,可这等投资实在太刺激了,尝试了一次之后,许多人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而陈家已开始趁机推出了西宁的土地交易,某种程度而言,陈家是希望更多人在西宁买卖土地的。
崔家的危机解除,至少……这巨大的家族……终于可以延续富贵了。
这崔家上下,自是个个对崔志正的先见之明,从以前的鄙夷,一下子又变成了吹捧。
当然……崔志正并不开心。
才收益四十万贯?
当初崔家在精瓷交易最顶峰的时候,可是有资产千万贯的啊,虽然那是纸面上的收益,可人就是如此,享受了当初纸面上的收益之后,看什么都是小钱了。
崔志正的马车停在了陈家门口。
而后……有人上去递上名贴。
过不多时,便见陈家三叔公亲自迎了出来。
哪怕崔家再衰弱,凭借着几百年的阀阅,依旧还是世人眼里最顶级的名门,崔志正下了车,而后……随三叔公进入了中堂。
只是一落座,崔志正便开口道:“陈公,我实话说了吧,此次老夫是来找郡王殿下的,不知郡王殿下何在?”
三叔公笑了笑道:“这……找正泰啊……其实有事和老夫说也是一样的。”
崔志正居然极认真的道:“不,只能找朔方郡王殿下来说,这事太大,非我对陈公有什么看轻,只是……只怕陈公做不了主。”
三叔公居然没有气恼,他也只是一笑。既然对方提出了这么个要求,还能怎么样?
于是他立马吩咐人道:“去请正泰来。”
……
陈正泰是被逼着来的。
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喜欢社交,尤其是和这些世族社交。他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无法融入进他们的圈里。
于是陈福好说歹说,一直哄着陈正泰,才让陈正泰到了中堂。
见陈正泰进来,崔志正行了个礼,而后坐下。
陈正泰笑道:“崔公,你我算是老相识了。”
“自然……当初我儿崔岩,不正是因为殿下而死的吗?”崔志正风轻云淡道。
这话说的……你失去的只是你的儿子,可是我陈正泰失去的……是……是啥来着……
陈正泰顿时尴尬起来,忍不住吐槽……
这位大爷,你这时候适合提这个吗?
可崔志正居然显得很冷静,随即又道:“可我崔志正乃是一族之长,肩负着清河崔氏一门的荣辱,我的儿子有许多,我的亲族更是不计其数,崔岩当初既是获罪,当然是咎由自取的。以往的事,都过去了……就没必要计较。”
他说话时,透着一股冷漠。
可细细思来,这个时代的人……能驾驭一个家族之人,倘若是感情过于丰富,只怕早就家门不振了。
瞧瞧人家李家,不也是‘父慈子孝’吗?
这等父子和兄弟对砍的事,可能在后世的人眼里不理解,可在这个时代……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陈正泰笑呵呵的道:“哈哈……崔公果然是海量,所谓不打不成交嘛,只是不知崔公特意来寻我,所为何事?”
“只为一件事,做一个交易。”崔志正凝视着陈正泰,似乎他要说的是………关系十分重大,所以……他为此推敲了很久,因而在说出口之前,颇有几分犹豫。
陈正泰看着崔志正的神色,渐渐收起了笑意,变得认真地道:“崔公但说无妨。”
中流 擊 楫
“现在西宁……有的是土地,但是唯独缺少的,乃是人口吧。”崔志正看着陈正泰,却是似笑非笑。
陈正泰颔首:“其实……也不是很急缺,嗯……是有一点点缺。”
“可是现在崔家,最需要的却是土地。”崔志正淡淡道:“你开一个价吧,能给我们崔家多少土地,当然,陈家也不必担心,并不需要西宁城方圆五十里内的土地……”
“什么什么……”陈正泰有点懵,愣愣地道:“你要我陈正泰送地给你?”
“可以这么说。”崔志正低头,呷了口茶,他显得很镇定,古井无波的样子。
陈正泰几乎要跳出来了,忍不住音调也提高了几分:“凭啥,我陈家的土地,每一块都标了价钱!”
“凭我清河崔氏……从族人至奴婢、部曲上下总计有一万七千户!”崔志正掷地有声地道。
陈正泰瞳孔收缩,不由道:“你的意思是?”
“清河崔氏……以后可以改为西宁崔氏!”
卧槽……
这家伙……一定疯了。
玩这么大?
举家搬迁?
这……好吧,还真是魄力啊!
其实古代的世家大族,举家搬迁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当初胡人入关的时候,大量的世族南渡,也有一些大家族里,一些小宗从大宗之中脱离开来,迁往其他地方。
当初的清河崔氏,其实就是从博陵崔氏迁出来的小宗。
可任何的迁徙,都必须有一个前提,即是家族遭遇了极大的变故,不得已而进行迁徙。
要知道……一个家族在一个地方,树大根深,哪里是说动就能动的?这么多的人口,还有地方上错综复杂的关系。到了新的地方,就代表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了,这绝不是轻易能够下定决心的。
更不必说,像清河崔氏这样庞大的家族了。
陈正泰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错意了,于是确定道:“你要清河崔氏,举家前往西宁?”
“正是。”崔志正此时居然露出了几分笑意,道:“此事,老夫考虑了许久,关内的土地,当初崔家质押的差不多了,老夫也不打算赎回了。可崔氏一门上下,却有这么多人,哪里有土地给他们耕种,让他们安养生息呢?老夫已是看明白了,家族的兴衰,此时只在老夫的一念之间。现在天下升平,崔家要想恢复从前的家业,那么就需要凤凰磐涅。老夫思虑了很久,觉得西宁……未尝不是一个新的机遇。你们陈家在西宁确实是投了许多的钱,当然是希望……这西宁成为一处大郡。可是………即便修建了铁路,可是没有足够的人口,或者是慢慢的吸引人口,未来需要多少年才能让西宁繁华起来呢?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崔志正慢悠悠的又喝了口茶,才继续道:“那里要从不毛之地,成为一个人口大郡,不可能一蹴而成。可若是崔家肯举家迁徙至西宁……那么这个过程……将会大大的加快。毕竟……任何一个地方,即便商业繁华,货物流通再快,可要从十万人增至三十万人、五十万人容易。可若是要从几千人,增至数万人却是最难的。所以……老夫只来问你,崔家若是迁往西宁,陈家可以给多少土地……让我崔家上下开荒……西宁城的土地,崔家可以购买,可是建立庄子的土地……你就当老夫厚颜无耻好了,却非要殿下送到崔家这里来,而且这块地……必须要靠近车站五里……又不得和西宁相隔太远,不如……百里之内……如何?”
陈正泰看着崔志正侃侃而谈,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他根本没想过居然会让他碰上这样的事!
卧槽,这家伙……真不愧是疯子啊。
这一票,玩的真够大的了。
他这是抓住了陈家需要大量人口充实西宁的心理,且新宁的困局在于,地多人少,先分取一个好处。
陈正泰犹豫了片刻,最后道:“靠近沿途的站点,这个容易……不能离西宁太远……这……这也还成……就是这土地的大小嘛,以户均百亩来算如何?我来算算,一万七千户,便是一百七十万亩,大致是……三万顷地,如何?”
崔志正不知不觉的架起了脚,微笑道:“河西之地,沃野千里,只三万顷?陈家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人?”
陈正泰也干笑,随即道:“地再大,那也是地嘛,是也不是?总也不至狮子大开口才是。”
崔志正却是摇头道:“不妨由老夫来说一个数吧,不妨……户均五百亩如何?”
“你不如来抢!”陈正泰冷笑。
崔志正却优哉游哉的道:“我便是来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