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 ptt-第四百八十七章 菩提本無意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事实上,叶抚一直在第二重小世界里。之前前往秦三月意识海的只是一道气息化身。他并没有告诉秦三月,那个气息化身一直都在她意识海中。
这是保护她的手段。他并不希望秦三月知道这一点,从而限制了自己的成长。
第二重小世界里,叶抚又一次碰到了那个扛鼎少女董冬冬。
她比起以前还是那样健壮,有活力,充满了朝气。
董冬冬发现叶抚时,立马高兴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哇!”
叶抚迎上去,笑着说:
“还记得我啊。”
“那当然!我记性好得很呢。我还记得之前的事,一点都不落下的。”
叶抚问:
“你来这里做什么?”
“就来了呗,没有什么原因。走到哪里就是哪里。”
叶抚笑道:
“上次分别是在钟楚道郡,这次见着是在清薇道郡,这两个道郡可是挨在一起。难不成你几年里就走了这么点路?”
董冬冬手往后绕拍了拍大鼎:
“这东西越来越重了,我走得慢。”
“那走遍天下得多久啊。”
“几千年,一万年?说不好呢。说不定哪天它就重得我背不起了。”
叶抚看了看这小房子似的大鼎,问:
“为什么一定要背着呢?”
“锻炼体魄啊。你之前不是问过吗?”
叶抚说:
“锻炼体魄有很多种方式的嘛。”
“这是我爹给的办法,不能含糊的。终有一天,我也会变成我爹那样强壮!”
董冬冬脸上满是期待与坚定。她看着叶抚说:
“你呢,这么久,还是跟豆芽菜一样。这些年里一点都没锻炼吧。”
叶抚扬起下巴:
“我肯定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董冬冬明亮的眼睛充满好奇:
“这是什么形容?怪怪的。”
“就是说,你看着我瘦小,其实我很强壮的!”
董冬冬皱了皱可爱的鼻子:
“我不信。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看看。”
“你个姑娘家家,哪有这么说话的?”
“这怎么了嘛。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脱衣有肉而已。”
叶抚笑出了声:
“被人瞧着,要说我占你便宜呢。”
董冬冬不理解:
“虽然我不想占你便宜,但我让你脱,说也应该是说我才对啊。”
“你当我没说吧。”
董冬冬还是纯真的。叶抚觉得自己可不能跟她说太多,免得教坏人家。
董冬冬哼了一声:
“有话不说完,我爹说,这种人最讨厌了!”
“那你是讨厌我咯。”
董冬冬想了想:
“也没有吧。”她说:“你要是跟我一起锻炼身体,我肯定一点都不会讨厌你的。”
叶抚努了努嘴:
“还是算了,我吃不了苦。”
“不辛苦的,只是背着这大鼎到处走而已。”
“够辛苦了。”
“我爹以前跟我讲,他都是背着大山,好大好大的大山走,他比我辛苦多了。”
叶抚问:
“你爹现在不背了吗?”
“没有山可以背了。他说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叶抚点点头。
“哎,有机会我带你去见见我爹就是了。”
“这不好吧,会让人误会的。”
“怎么不好了!”
董冬冬一本正经地说:
“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全心全意做自己就好。”
叶抚笑着点头:
“你说得对。”
董冬冬说得没有任何问题,但那样的事不是轻而易举能做到的。
她问:
“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抚看了看四周:
“这里风景好,来看风景。”
董冬冬想了想:
“上次渡劫山你也是这么说的。”
“是吗?”
“我记得很清楚,是的。你是喜欢到处游玩,观览风景吗?”
“大概吧。”
“什么叫大概啊!你这个人,说话简单点嘛。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要糊弄。”
“你教训得是。”
董冬冬看着叶抚,笑着说:
“要是你是我啊,指定要被我爹狠狠骂一遍。”
“这么说的我,还真想见见你爹呢。”
董冬冬时不时就提起她爹。可见,她爹给她的影响有多深。
“时间还长,以后肯定有机会的。”
叶抚望着董冬冬背后的大鼎,忽然感觉这并不只是大鼎,还是某种意义的象征。那像是父辈传承给子辈,最为珍贵的东西。
“是啊,时间还长。”
叶抚望着远方,笑着说:
“我觉得你以后会扛起更重的东西。”
“诶,这鼎已经很重了。多重才叫更重的东西啊。”
“以后的事情,自然是要等到以后啦。”
“哦,也是哦。嘿嘿。”
董冬冬灿烂地笑着:
“我也要抗大山。”
“还有比大山更重的。”
“希望能够啦。”
“只要信念一直在,就一定能的。”
“不要对我抱那么大的期待嘛,要是做不到,不就让你很失望了吗?”
“我相信你,不会让人失望的。”
董冬冬乐呵呵地笑着:
“你真奇怪。明明才见过两次,我凭什么让你相信啊。”
叶抚莞尔。
“你不会是故意逗我开心吧。那我的确很开心。不过,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哦。”
董冬冬认真地说:
“我们一起努力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你说得对。”
“我要向前了,你要跟我一起吗?”
“我还有事。”
“那我们就有缘再见了。”
“嗯。”
董冬冬礼貌地告别,然后颠了颠背上青铜色的大鼎,沉沉地向着远方走去。
这个时候,夕阳刚好照到这边来,她影子逐渐拉长,垂在叶抚面前。
叶抚轻轻弯腰蹲下,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影子上点了点。一根金色的丝线从黑色的影子里冒出来,然后瞬间被他手指卷住。他朝手指上金色的丝线吹了口气,顿时,金色丝线化作飞灰消散。
做完,他站起来,回头望向天空,眼神逐渐变得平淡,暗暗自语:
“又开始了。”
随后,他一步跨出,身影消失在这里。
不久后,一个十分健硕的中年男子从远方跨步而来,看向前面的夕阳,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
叶抚离开了武道碑,甚至直接离开了中州。
他出现在南疆的一座矮山上。
南疆素来是五片大陆里受关注最低的。这片大陆离其他大陆都很远,洞天福地和秘境古墓都不多,而且这里国家多为佛国,有着浓烈的宗教色彩以及深厚的信仰,外人往往是难以融入的。尤其是越往南,这种感觉就越明显。
所以,这里也成了众人不太喜欢前往的地方。
而且,因为佛国治理的缘故,长久以来,都以平静和谐为主,历来极少有被人铭记于心的大事。佛家子弟入俗世的也少,许多天下大事,佛家子弟也不参与,故而难生事端,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倒真的像是一片极乐净土。
叶抚站在一棵菩提树下。
远处的山坡上,又一座破庙。说着是破庙,其实也打扫得挺干净的,还有香火袅袅,可见是有人居住的。
他在郁郁青青的菩提树下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青灰色法衣的少年和尚,赶着步子朝这边走来。他的模样生得端正极了,眉间有一朵莲花,颜色很浅淡,但看得清是莲花。头顶的戒疤有点影响相貌,但点得端正,看着也别有美感。
少年和尚在远处就看见了叶抚。然后他的步子稍稍顿了顿,脸上浮现起纠结的神情来,犹豫了一会儿后,他咬了咬压,深吸一口气,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握了握拳,走了过来。
“这……这这位施主,有有有什么事吗?”
他很紧张,说话有些结巴。
叶抚笑了笑:
“别紧张,我路过。”
少年和尚指了指他背后的菩提树说:
“我,我想摘点叶子。”
“嗯,你来吧。”
叶抚让开路。
少年和尚紧张得捏住袖口,走到树下,踮起脚,拽了一条枝丫下来。他小心翼翼地回过头,看向叶抚。
看到叶抚并没有看着他,才连忙拉了一把油绿色的叶子下来。
叶抚突然问。
“这叶子有什么用吗?”
和尚吓得抖了抖,然后僵着脸书:
“缘定师父要用叶子做玉米饼。”
“哦玉米饼啊,我以前也吃过。不过不是用这种叶子,而是用梧桐叶包。”
叶抚笑着问:
“梧桐叶叶片大,可以包一张大饼。这菩提叶,有点小了吧?”
和尚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傻笑道:
“不小不小,绿叶可装天下。”
刚说完,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抿住嘴就要离开。
叶抚笑着叫住他:
“绿叶可装天下,是什么意思?”
和尚僵在原地,转过头,苦巴巴地说:
“师父给我说的,我也不知道,施主另问他人吧。”
叶抚招招手:
“小和尚,过来。”
“干……干什么?”
“我问你个事。”
和尚紧张地说:
“施主问吧。就不过去了。”
“你怎么这么紧张?”
和尚缩了缩头:
“长这么大,我只跟师父说过话,没有跟别人说过话。所以,很紧张。”
“你多少岁了?”
“十七岁。”
叶抚笑了笑:
“那确实会紧张。不过没关系,我只是问个问题。”
“嗯,施主请问。”
“如果我要把这棵菩提树挖走,会怎么样?”
和尚陡然大惊:
“不可以!那是我们的!”
叶抚问:
“你们的?有什么证据吗?是你种的还是你的师父亲手种的?”
和尚哑然。
他记得,年幼时,师父带着自己来这里时,这棵菩提树就已经在了。
“是无主之物,对吧?”
和尚愣了愣,然后点头,然后又猛地摇头:
“不对!施主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施主的!不能随意带走!”
“为什么呢?”
“自然之物,寻善而归,守得天成,不动不摇,方为慈悲。”
“那也是自然之物才行。可这棵菩提树,并非自然之物。”
和尚凝起细长的眉毛:
巨 蚊
“施主凭什么这么说?”
知道叶抚想带走菩提树后,和尚一下子就不紧张了。
“自然生长,才为自然。刻意而为之,并非自然。”
和尚皱眉:
“照施主这般,自然之物又岂不是天地刻意而为之?”
“天地无意,任其生长。”
“施主岂知天地无意?”
“小和尚岂知我不知天地无意?”
“我不知。”
叶抚又笑着说:
“出家之人,当是无我才对。从之前到现在,你一共说了多少个‘我’字?”
和尚瞪大眼,愣住。
“小和尚,你是不是禅心不定啊?”
经由叶抚这么一说,和尚才陡然反应过来,自己不禁一直说“我”,还没有念“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的佛号!
想到这里,他神色大惊,连忙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念珠,闭上眼,捏千佛手印,不停念叨: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叶抚出声道:
“小和尚,这树我搬走了哦。”
和尚立马睁开眼:
“不要!”
“你心又乱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他正念着,忽然远处的小庙传来呼唤:
“思空。”
和尚连忙应道:
“哎!”
“还没摘到菩提叶吗?”
“师父,有人要带走菩提树!”
思空和尚刚说完,一阵风忽然吹来。
风定,一个老和尚出现。
老和尚直直地看向叶抚。他微微点头:
“阿弥陀佛。贫僧缘定,请问这位施主,为何而来?”
“为菩提树而来。”
“所为何事?”
“带走菩提树。”
“缘起何处?”
叶抚看着老和尚说:
“如果你听闻过使徒二字,那么你就不会阻止我。”
老和尚缘定繁多的皱纹将他的表情压住,看不出喜怒哀乐来。他望向叶抚背后的菩提树,混浊的双眼忽然变得十分明亮,如同最为澄净的珍珠。
他嘴唇变得十分干涩,语气沉闷地问:
“施主可是护道之人?”
“并非。”
“那施主可知菩提树为何生变?”
“三年前,这里来过一个人。或许你们没有注意到。”
老和尚脸上皱纹好似变得更多了,他手指不断拨弄着佛珠。片刻后,他俯下腰:
“望施主留菩提树性命。”
叶抚笑道:
“放心,菩提本无意,意在过路人。”
“贫道感激不尽。”
“师父不必谢我,绵薄之力而已。”
“为天下人,做天下事,当戴大恩,戴大德。”
叶抚摇头没有多说。
他看向旁边的思空和尚,笑问:
“我现在可以带走菩提树了吗?”
思空根本不知道师父跟这位施主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师父同意了施主。这棵菩提树从小伴他到大,虽心有不舍,但出家人当心无杂念才是。他也弯腰: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叶抚呼出口气,转身一把将菩提树连着根,根带着土拉了出来收好。这处小山坡立马只剩一个凹坑。
思空眼神有些恍惚。
叶抚注意到这点,笑着走上前,在他眉心莲花轻轻一点:
“小和尚,可不要难过哦。”
说完,他转身便要离去。
老和尚缘定上前一步:
“施主请留步。”
“老师父还有事吗?”
缘定眼皮耷拉着,很显老态。他或许真的已经很老了。
“思空,你先回去。”
“嗯。”
思空知道师父应该还有别的要说,就先回去了。
思空走远后,缘定才慢悠悠地说:
“贫僧自知人力不久矣。施主知道使徒一事,想必也知道思空之秘。”
“老师父是想让我照顾照顾他吗?”
缘定摇头:
“贫僧只是希望施主能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帮他一把。”
叶抚笑道:
“老师父既然知道他会遭遇什么,想必已经做好了准备才是。”
“贫僧穷尽人力,尚不知寰宇之极,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老师父还请放心。该做的,我不会落下。”
缘定拨弄着手里的佛珠,点头道谢。
叶抚摇摇头,一步迈出,离开这里。
缘定望着天边许久后,缓步走回小庙。
刚进去,看向思空时。赫然见到他眉心那朵莲花已然消失。
他立马想起之前,叶抚轻点思空眉心那个动作。
回过神来时,已是热泪盈眶。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
这次,他没有自称贫僧,也没有念阿弥陀佛。
见着师父忽然掉泪,思空赶忙跑过来,连声问:
“师父,你怎么了!”
缘定亲昵地摸着思空光秃秃的脑袋。
摸着摸着,思空脑袋上的几点戒疤便消失不见了。
“思空,你该出去走走了。”
“可是,师父你不是说外面都是污浊吗?”
“不,天底下最纯净的人,刚才就在你面前。”
“师父,什么意思啊?”
缘定只是亲昵地抚摸着。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忽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老朽的味道一下子传出来。
思空心里忽然很不安:
“师父?”
老和尚没有答应。他合上了眼,脸上还是满足的笑。
“师父……”
思空呜呜地哭了起来。
他退后两步,双手合十,一边哭着,一边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老和尚在小和尚的超度经文中,慢慢化做了灰,被风带走,洒向天下各处。
脚下的小庙也同着一起,变作飞灰。
小和尚思空回头见,一切皆化作了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