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四章 背後的白詩雨分享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最终已经面色惨白似是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般,话都说不出来的荣福宝是由闻于归亲自带走的,至于文件中另一个主人公白诗雨,林副校长也跟唐元表示一定会严格审查,不会姑息。
校长和辅导员走了之后,众人也渐渐开始散场,不时一两个还会再对唐元说一声祝福他和多多的话,唐元也都是真心道谢。中间心虚的参与过此事的人,则都是灰溜溜的就跑走了,忙着去销毁手中的照片和记录去了。
不然要是真让律师函寄到学校,那么等待他们的人生,将会是什么,可想而知,只是这会儿已经该留的证据唐元基本也已经留好了,估计他们挣扎也是意义不大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故意宣扬的时候却那么得意,只能说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了。
且这件事的发生,也是给所有人提了个醒,以后再有这类事情发生,估计这些键盘写,喷子也不敢再这么为所欲为了。
而对于唐元来说,说完这一番话,终于为今天这件事划上一个圆满的符号,相信今天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人想过来撬多多的墙角,唐元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表示棒棒哒!又是成功守护作为多多未婚夫的一天。
美好的结果,自然也要跟最爱的人分享,跟着王助理上车,让王助理先开车送自己去丰都名苑后,唐元就在后面给多多又打起了电话。
对面手机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许多多的声音从对面响起,“糖糖,怎么了,事情解决了吗?”。
“恩!已经解决了,很顺利,你是不是在食堂吃饭了”,唐元坐在车上看了看时间,已然是六点多了,已然是饭点,且这会儿听着许多多那边的背景音嘈杂,时不时还有讨论食物的声音,各种可能是叫号声。
果然许多多也是笑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可真是个小机灵呀!对的,我在食堂,还在等饭,我室友在那边守着,你呢?还没吃饭吧!现在在哪?”,许多多两连问道。
“还在车上,王助理和我在一起,要回丰都名苑那边,等会在家里吃”,家,许多多还是第一次听到唐元这样称呼丰都名苑,毕竟她和唐元其实一年来去的时候也确实不多,每次最多也就是待个一天,或者住一夜,有时候她都感觉唐元之前那么精心的布置了那么多,实在是有些浪费,不过就是算他们临时休息的一个地方而已。
没想到原来唐元竟是将之当成了他们的家呀!突然也有点回去看看了呢?好多东西她还是第一天住进去的时候看过,然后就再也没空好好把玩呢?
只是没多久自己应该就要离开了吧!许多多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格外的多愁善感,反正随随便便都能联想到不好的地方。
“糖糖”,许多多突然对着手机话筒叫道。
唐元温柔回,“我在,多多,怎么了”。
然后又听到电话那边许多多的声音,“糖糖,以前每次我离开,基本都是不超过一个月左右吧!那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很想我啊!”,声音明显有些发涩发紧,许多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这么问。
只是以前她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临到跟前,就越发会想起很多从前,也会有很多舍不得离开的东西,更加有舍不得离开的人,这就是长大的感觉吗?许多多想。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良久传来一道声音,“多多,你是不是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许多多下意识否认,她觉得她还不知道怎么告诉唐元这个消息,这一走可能就要大半年的时间,她自己现在都有点调整不过来,又怎么能勉强唐元呢?还是见面再说吧!要是亲口告诉他的话,到时候还能有机会安慰安慰他。
不等唐元再次回答什么,许多多直接又接着道,“好了好了,我室友再叫我了,我要去吃饭,等晚上老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吗?”,刚刚居然差点就要在外面流眼泪了,许多多感觉自己在C市军事学院好不容易的塑造起来的高大形象都差点被刚刚毁掉,忙眨了眨眼睛将所有的泪意都憋了回去。
只是,从小一起长大,敏感又如唐元,怎么能察觉不到许多多刚刚明显的情绪变化,同时心里也是沉沉的,多多那边有事情发生了,该来的总要来的。
叹息一声,唐元听话的挂断手机,“恩!那过会儿再聊,多多你先好好吃饭”,揉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唐元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去丰都名苑的路上,唐元又接到了赖宏伟几个人的电话,“唐元,刚刚我们才听说,那个荣福宝又惹事了,好像这次里面还有副班长白诗雨的事儿”。
那边应该是开的扩音,可以听到三个人说话的声音,“之前韩优优那件事就应该跟导师说的,白诗雨之前就已经故意泄露唐元的信息了,还好后来我们防着她一手,还以为这么久她应该安分了,谁知道她这次又跑出来害人”。
重修天路
“听说白诗雨已经被叫家长了,班长在群里说的”
“班级大群吗?白诗雨岂不是也能看见了,班长胆子可真大”,他们这位班长最是明哲保身,和所有人都关系和谐的一个人了,怎么会做这样的事,葛天发问。
“刚刚拉的班级小群,班长还说,导员刚刚交代他,白诗雨的职务暂时就由他代替,之前她负责的内容以后,也跟他交接就行”
“不知道学校打算要怎么处理白诗雨”,熊振强的声音。
要说自从韩优优事件之后,全校最讨厌白诗雨的两个人,大概就是熊振强和赖宏伟了,毕竟欺骗纯情少男的感情,告诉别人自己单身,转身又跟自己男朋友打得火热。
膈应的两个人原本想要寻找初恋的心情都是直接消退了,大一都过完了都还是单身,常常想起来,就差不多要把白诗雨拉出来鞭尸一顿,不过顾及着男人那点面子,关于白诗雨的事情他们却并没有张扬,加上白诗雨除了给韩优优提供消息外,加上可能说了一些骗人的话,也没有真的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即使讨厌,但是作为同班同学,他们还是觉得应该放过白诗雨一码,毕竟她也是好不容易依靠自己能力考进来的,不管是说她私德有亏,还是告她泄露人隐私,对她未来发展都是极为不利的。
那会儿全宿舍除了唐元觉得不在乎,无所谓之外,其他三人也算是全票通过了这个提议。再说也都以为经历了韩优优事件,他们虽然没有告状,但是也私下警告过了,她下次就不会犯了。
谁知道一年还不到,就已经被打脸了。
唐元都不用回话,电话那边三个人自己都讨论的热火聊天的,只是最后等三个人讨论的差不多了,唐元才回复,“荣福宝我已经交给闻于归老师了,反正以她现在在青大的名气,估计家里也不会再让她来青大上学的,至于她做的那些事情,闻老师也会自行处理,算是我还老师一个人情。白诗雨那儿,她倒是算谨慎的,不过不管是之前的韩优优事件,还是这次的荣福宝事件,她其实在里面都不是全然无辜”。
这次也是深查了一下白诗雨的交际圈以及她的所有社交账号,才发现一些端倪,原来之前韩优优事件中,最早韩优优能够认识天哥,那也是白诗雨提醒她的。
至于原因,大概就是女生的嫉妒心作祟吧!虽然是名义上的表姐妹,但是韩优优家里发家很快,韩父又会钻营,韩优优从小又长的机灵可爱,亲戚朋友自然也都是看人下菜碟的。
所以白诗雨一直就非常嫉妒自己的表姐韩优优,凭什么自己想要的,她却可以轻易拥有,且从来不珍惜。再加上韩优优本身就是个被宠坏的性格,在大人面前伪装好孩子,私下里却对白诗雨各种看不上。
还是白诗雨渐渐长大,学会了逢迎讨好别人,才终于哄得韩优优一些开心,但是韩优优对她的态度却还是可有可无。
韩优优跳舞好看,白诗雨也跟着去学,她非常喜欢跳舞,学得刻苦又认真,就连舞蹈老师都夸白诗雨很有天分,然而却被韩优优听到了。从小什么都喜欢最好的,什么都想要争第一的韩优优怎么会看着白诗雨被老师夸奖而不是自己。
于是没几天,白诗雨摔下了楼梯,韩优优推的。但是韩优优说她不是故意的,所有人也都这样相信着,而她好不容易靠着讨好韩优优,而在韩家住下来,赢得的很多东西,白诗雨也不想放弃,加上她韧带受损,再也不能跳舞,所以白诗雨看起来认命了。
没多久,就又哄得韩优优接受了她,并且白诗雨态度放得更低,再也没有和韩优优争抢什么东西,让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完完全全成了所有人眼中一事无成的小废物。
而韩优优则是越来越大放光彩,到了青春期自然也少不了男人的追求,在白诗雨的怂恿下,韩优优交了第一个男朋友,其实没人知道这个男生最初是喜欢白诗雨的,因为觉得她看起来软弱善良,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对于女孩子充满了保护欲,以为自己可以为少女遮风挡雨。
但是白诗雨却利用了这个男生,告诉他,表姐韩优优一直喜欢这个男生,但是又不敢来表白,她不能抢表姐喜欢的人。
却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真的,男生是韩优优隔壁班级的体育委员,很多次两个班一个操场上体育课,相比较同龄的初中男生,他身材高大,长相干净阳光,正是很多女生喜欢的类型。
男生直接去质问韩优优,却被胆子大,又性格热烈的韩优优直接表白,并且强吻了。随后白诗雨就等来了一个别别扭扭的男生,并且这个男生告诉她,他要对韩优优负责,在当时的十几岁男生来说,接吻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既然跟别的女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当然觉得自己就没脸在出现在白诗雨面前了。
之后没几天白诗雨竟然真的看到那个男生开始和表姐韩优优出双入对了,白诗雨偷偷找到男生告诉他,自己其实也一直喜欢男生,只是之前顾及着表姐一直没说而已,现在看到两个人在一起了,才发现自己非常舍不得男生。
可是这个时候,男生却脸色红红的,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好像已经真的喜欢上了韩优优。
绝色占卜师:爷,你挺住!
这一刻白诗雨更加嫉妒韩优优,凭什么,原本是属于她的男人,却也要被韩优优抢走。于是她继续当韩优优的好妹妹,暗地里却不断地在中间制造各种误会。
后来,韩优优不断地换男朋友,也成了习惯,以前不至于使出来的手段,也越来越多,可以说其中很多背后都是有白诗雨的影子在。
赖宏伟、熊振强、葛天三个人听到这些内容,简直是三观都要震裂,“我天,这么牛的吗?我还以为她最多就是一朵清纯的白莲花呢?没想到还是朵有剧毒的”,不敢想象,如果背后没有白诗雨,韩优优会变成之前那样的韩优优吗?
或许不会吧!只是韩优优自己确实也做了那些事,不管有没有别人的引诱,最可怕的是它做了但是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错了,所以并不是无辜就是了。
仙灵傲气
至于为什么之前没有查出来白诗雨的问题,之前唐元派去的人大体就是顺着韩优优查的,其实主要针对的还是近些年她的感情和韩家企业的问题,所以就把白诗雨这么条大鱼给漏掉了。
而没有了韩家这座大山作为倚靠,白诗雨这一年日子确实过得也不算好,一向习惯了大手大脚,虽然需要跟着韩优优身后说些好听的,但是也能得到不少东西。
突然一切都没了,白诗雨自然难以适应,就学着别人玩什么直播,没玩出来什么水花,还跟那个什么视频公司的总监勾搭上了。
然后又是听说青叶大学这次有一批交换生名额,就变着法的讨好辅导员的侄女,不惜又开始将唐元的信息交易给荣福宝,听说还在外面借了贷,所以也算是狗急跳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