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小閣老笔趣-第四十三章 偏向虎山行鑒賞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透蓝的天空中,白炽的日光让人不敢逼视。云彩也似乎都被烤化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上却丝丝冒着暑气,闷热的像个蒸笼一样。
赵守正站在阴凉下,旁边的小童还呼啦啦打着扇子,他却依然满脸是汗,也不知是吓得还是热的。
“曾一本,就是那个喜欢屠城的曾人屠?!”
“是。”情报员点头道:“听说潮州境内大乱,他们在澎湖集结了数股海寇,人数号称五万,这会儿已经攻陷了南澳岛,准备沿着韩江而上,直取潮州城了!”
“南澳岛的官军如此不堪一击?”赵守正先是惊呼一声,旋即一摆手道:“当我没说。”
然后他赶紧问道:“城里现在什么情况?”
“群龙无首,乱成一团。”情报员道:“听说就连最基本的是守是逃,都没法统一意见。小人路过时,看到逃难的富户和百姓,已经排成了长龙。”
“这样啊……”赵守正默然不语,只一个劲儿的用手巾擦汗。。其实是他不知道该问啥了,太平繁华地里长成的读书人,哪见过这等阵仗?
还好有徐、吴两位老先生保驾护航,两人都是抗过倭的,前者还是抗倭的总军师,比这还危急十倍的场面都见过。这才哪到哪?
两人仔细询问了敌军的装备、来路、训练情况,携带粮食,以及那林道乾的动向等等。
待到都问清楚了,便让那情报员先下去。
只见赵二爷依然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立在那里。
徐渭摇着蒲扇笑道:“东家,你这是吓傻了吗?”
“哎呀,看来府城凶多吉少了。”赵守正这才回过神来,接过一条干手巾继续擦汗。
“那咱们怎么办?撤回诏安县城去?”徐渭不无揶揄的笑道:“倒也是个好主意,那曾一本就是招安人氏,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撤……这合适吗?”赵守正神情恍惚的问道。
“怎么不合适?你不也知道,曾人屠最喜欢屠城吗?现在去潮州,不是茅坑里点灯笼——找死吗?”徐渭笑道。
“吴先生怎么看?”赵守正又问吴承恩。
“要退就得这时候退,咱们再往前就进潮州府境了,再退就叫临阵脱逃、擅离职守了。”吴承恩道。
“现在退呢?”赵守正反问道。
“现在最多只能算畏缩不前,被骂几句而已,少不了几块肉的。”吴承恩这个幕僚就合格多了,替赵二爷着想道:“潮州现在乱成这样,东翁确实不该趟这浑水,太危险了。那些海寇可不管你是不是状元,几品官儿呢。闽粤一带被干掉的知府,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顿一顿,他又道:“而且大明这官场东翁还不知道吗?做多错多、不做不错。一旦粘上潮州失陷的污点,将来洗都洗不掉,仕途也就到头了。”
“嗯……”赵守正点点头,用帕子蒙住脸,仰头虚弱道:“让我想想,我想想。”
“可是要好好想想。”徐渭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的喝着冰镇葡萄酒,拖着昆曲唱腔道:“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哇!”
“你说的我想尿尿……”赵守正无奈的看他一眼,走进林子深处小便去了。
“你少说两句吧。”作家瞪了老伴儿一眼道:“赵公子花大价钱养着你,不是为你让你把他爹当猴儿耍的。”
“哎,我这是为他好。”徐渭却没心没肺的笑道:“他儿子能给他配上几百个帮手,我们也能帮他出谋划策,但主意总得他来拿。”
说着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真要是进了潮州,难以抉择的地方多了。这才哪到哪?他要是没那个觉悟,趁早转回县城,利人利己。咱们这把年纪,也不用大热的天累成狗。”
“唉……”这话话糙理不糙,作家也无言以对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见赵二爷面色苍白的从树林里出来。
“怎么,这是拉虚了?”孤蛋画家笑道。
吴承恩瞪他一眼,忙迎上去道:“东翁,老朽这就下令回转?”
“不回转。”赵守正却摇摇头,有气无力道:“咱们去潮州。”
“啊?”吴承恩大吃一惊道:“去潮州?”
“不然嘞?”赵守正惨然一笑道:“我要是回去了,这辈子都硬不起来了。”
“啥?”吴承恩一愣,心说这哪跟哪啊?
“把大家都叫过来,我有话要说。”赵二爷强打精神道。
“呃……”吴承恩还想再劝。
“快去啊!”画家却催促起来。
“唉,好。”作家只好照做。
~~
不一会儿,除了担任警卫工作的,随行的五百人悉数到齐。
再看赵二爷,已经洗过脸,重新穿戴整齐,身着五品的蓝色官袍,头戴双翅乌纱帽,十分稳重的立在块大石上。
他先让吴承恩,将潮州府的惊变介绍一遍,然后沉声道:
“说实话,刚听到这个消息,我是想掉头就跑的。但转念一想,本官可是潮州府的同知,眼下知府失踪,按例当代理知府,率领百姓抗击海寇。如果临阵逃脱的话,就算侥幸朝廷不追究,我自己这一生都难以安枕。”
“所谓千古艰难惟一死,本官做了艰难的决定,我要履行自己的责任,到潮州去!”他顿一下,深吸口气对众人道:“但你们不一样,你们都不是朝廷命官,更跟潮州没有一丝关系,犯不着去冒这个险。尤其是你们中的书生、医者、农家、商家,都是珍贵的人才,牺牲哪一个都是极大的损失,所以还是都请回吧。”
“老爷说什么呢,我们是少爷的家奴,哪能弃主而逃啊?”一帮管理人员嚷嚷起来。
“师公,要是抛下您转回,我们有何颜面再见老师?”读书人们也跟着叫起来。
“大人既然要守城,那正需要我们贡献力量呢!”江南医院的医护人员们更是理直气壮道:“救死扶伤乃是我等医者天职,岂能见死不救?”
“我们,我们……”江南农学院的一帮人,实在不知找什么理由了,索性便耍赖道:“他们不走,我们也不走。不然就是歧视我们!”
“你们一帮教人种地的,守城有什么用啊?”赵二爷无语了。
“我们会制硝造炸药!”谁知人家还一套一套的。“而且还会煮粪……”
赵二爷想起昆山农学院那浓浓的气味,不禁一阵恶心,心说那玩意儿确实是守城利器。
结果他劝了半天,一个也没劝回去,只好向众人郑重拱手道:“我赵守正多谢诸位仗义相助,若此次侥幸过关,他日定当厚报!”
众人闻言,不禁心驰神往,送二爷的厚报,那得多厚啊?
徐渭和吴承恩立在远处,看着赵守正将众人情绪都调动起来,后者不禁欣慰的拢须点头。
比勇敢更可贵的是,明明很害怕却还会坚持去做……
“潮州这局棋,活了。”徐渭也露出一抹罕见的微笑,对作家道:“我就不跟你们进城了。”
“你去哪?”作家忙问道。
“潮阳县。”徐文长淡淡道。
“你要去找林道乾?”吴承恩吃惊的看着他。
“那不然嘞?等官军来救?官军也得过得来才成?”徐文长翻翻白眼道。
且不说素来调动迟缓的官军,猴年马月能赶到潮州城。就算他们能火速完成集结,开到潮州府边界,能不能过得了揭阳县还两说。
出于历史原因,整个潮州府上下,都对官府和官军持极不信任的态度。这其实不怨百姓,都是官府和官军自己作出来的。
此时广东军队大举开入潮州,肯定会引起他们极大的恐慌,认定官军是为了给李知府报仇来的。要是让矛盾进一步激化,甚至再酿成十年之乱的!谁也担不起这责任!
“还可以等赵昊嘛。”作家不想让老伴儿冒险。
“笑话,不说他现在在几千里外,就算他近在眼前,他敢带着大军杀进潮州府吗?”徐渭山羊胡子一翘,傲然道:“这回我还就要不费一兵一卒,解了潮州之围,省得让那小子看扁了我们。”
“唉,你说你,都一个蛋儿了,怎么还这么弄性尚气?”吴承恩郁闷道。
“独瓣蒜,更辣!”徐渭翻翻白眼道:“行了你别劝了,再劝我要催更了!”
“少哪壶不开提哪壶。”作家被刺中了软肋,不敢再做声。
~~
这时,赵二爷讲完话,过来两人这边问计。
“二位先生,到了潮州之后,咱们该怎么个章程啊?”赵守正十分客气的问道。
“原来你没主意啊,刚才听着好像智珠在握了呢。”徐渭哂笑道。
“嘿嘿,这不是有二位先生在吗?”赵守正挠头笑笑道:“实不相瞒,当初我儿北上时说过,父亲你遇上难事儿别瞎搞,记住诸事不决问老吴,老吴不决问老徐。”
“哦,哈哈哈。”徐渭闻言十分畅快,大笑道:“得亏那小子还知道,不要拿小事烦我。”
“是啊,不容易啊。这下终于有大事问计先生了。”赵守正忙陪笑道:“不知先生计将安出?”
“你就听老吴的吧。他虽然资质平平,却也是带着乡勇抗倭多年的,经验还是有些的。”便听徐渭淡淡道:“然后就等着老夫来拯救你们吧!”
吴承恩看着徐渭说这话时,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不禁暗暗苦笑,这应该就是赵昊所说的‘表演型人格’了,就是喜欢出风头,舞台越大就越亢奋……
ps.抱歉诸位,马上过年了,一下多了很多事要忙活。今天到家都快八点了,紧赶慢赶写完一章。争取明天早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