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 開先洞人-第1565章 重寶鐵玉閲讀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白起拥有兵力优势之后,立即进行了惨烈的进攻。
秦军孤注一掷,又在城外开辟出了重武器阵地。部分攻城重械投入使用,将打击范围扩大到了500米。
申东的韩军养尊处优多年,面对铁血秦军,很快就扛不住了。
白起趁机加大攻击力度,让韩军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申东书生意气,在普通强度的攻防战方面倒也拿捏得恰到好处。
然而白起进入嗜血模式之后,秦军的攻击力瞬间提升了70%。
韩军虽勇,可是在战斗力爆棚的秦军面前就显得格外的脆弱了。
白起一招泰山压迫,使得申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宜阳城中的韩军开始出现逃兵了,申东本来想用督战队进行约束,却发现大家都是左邻右舍的叔伯兄弟,平时哥俩好,战时拿刀捅。这换了谁也下不了手呀。
即便是面对逃兵,督战队也会有意无意的放水。即便是不小心伤着了,也不能往要害招呼。
申东有心亲自督战,又怕犯了众怒。毕竟大家都不想死,也不愿意做那些看不见希望的拼命。
白起的攻击很快就有了成效。
守在矿山的申西,终于发现了宜阳城头的糟糕局面。他怕城中的产业有什么损失,直接带着人增援申东。
申西带着5千人马闯入了刘正布置的埋伏圈。战斗触发之后,秦军虎入羊群。
韩军没有城池限制,直接丢盔弃甲四散逃命。
超棒的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第1565章 重寶鐵玉分享
刘正并没有追击逃卒,而是把申西部队扔掉的装备收拢起来。
大军赶到矿山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俘虏上前喊话,还拿出了申西的印信。
矿山守军的主将并没有严格执行军令,草率的打开了大门。
刘正带着大军杀入,矿山守军的抵抗非常的微弱。
天亮的时候,秦军已经彻底的控制了矿山,开始打扫战场。
负责佯攻宜阳城的白起,得到秦军攻占矿山的战报之后,立即放弃了攻城,把军队拉到了矿山。
2万秦军把矿山完全掌控,哪怕是一块矿石都到不了宜阳城。
申西丢了矿山,带着一队亲卫辗转进了城。
“还好,宜阳城总算是保住了。”申西心有余悸的说道。
“保住这里有什么用。矿山丢了,城中的10万铁匠都得喝西北风了。”申东没有好气地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申西问道。
“我给你筹5万大军,你去把矿山夺回来。”申东说道。
申东召集宜阳城中的铁匠,直接说了矿山丢失的严重后果。
“没有矿,就炼不了铁,你们没有活干,就没有饭吃。要想填饱肚子,就得出城作战,把矿山夺回来。现在开始报名!”申东说道。
10万铁匠,有超过9万人都报了名。道理很简单,不愿报名的人就会丢掉工作,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坐享其成。
申东经过一番精简,把剩下的5万人带到了校场。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興漢使命 開先洞人-第1565章 重寶鐵玉
完成换装之后,立即让申西带队出征。
申西带着大军熟门熟路的进入了矿山,只可惜他的运气不是很好,恰好遇上了巡逻的白起。
申西不知道白起的厉害,在偷袭失败的情况下居然发起了强攻。
白起带的兵,在秦军中也是最勇武的存在,申西的出击,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白起活捉了申西,又迫降了近4万韩军打扮的铁匠。
刘正觉得申西是老油条,于是就有了杀鸡儆猴的心思。
申西察言观色,知道处境之后立即开动脑筋,寻找活命之方。
“你不能杀我!”申西哀求说。
“给我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你活着的理由。”刘正说道。
“我知道超级矿山的矿洞里有宝贝。”申西说道。
“恭喜你,你可以活了。”刘正说道。
刘正召来白起,把申西提供的消息告知。
白起也听过超级矿山的传说,于是就同意了探宝行动。
在申西带领之下,刘正和白起进了一条没有编号的矿洞。
“为什么这样一条高品质矿洞却没有编号?”刘正问道。
“西帝,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矿洞的东西,是申家安身立命的本钱。咱们迫不得已交出部分已经很肉痛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整个家底交出去。”申西说道。
“你们申家难道就不怕犯了欺君之罪吗?”刘正问道。
“什么欺君罔上,都是虚的。申家镇守宜阳,每年替韩国创收的利益已经令韩国朝野心满意足了。只要申家不做出叛国自立之举,韩王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是韩王不答应,其他贵族也会良言相劝的。申家养了整个韩国,韩王不爽也得忍着。至于藏私不给优质矿洞编号这样的细枝末节,根本就没有人有胆量掀盖子。”申西说道。
刘正并没有继续跟申西讨论藏私的问题,而是问白起:“白将军,是不是申西的行为都是贵族的常态呀?”
白起只好解释说:“西帝,有一句话叫做:君择臣,臣亦择君。这个世界,其实都是无数利益交换形成的一个整体。别人想要什么,就得拿同等价值的东西交换。如今秦国掌控的资源多,在交换中占据了绝对主动。咱不怕别人藏私,就怕别人没有欲望。”
“为什么?”刘正问道。
“无欲无求的人,肯定会不愿意把手中的好东西拿出来交换。不进入流通领域的好东西,价值也会忽高忽低。奇货可居的前提,在于求购者的数量。”白起解释说。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第1565章 重寶鐵玉鑒賞
矿洞很黑,又没有任何的亮光。
申家凭借着超级矿山控制了宜阳城,还成了韩国举足轻重的力量。就在于矿山出产的普通东西,已经差不多喂饱了整个韩国。至于申家暗中截留的东西,其实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可是谁也没有胆量砸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申西把刘正和白起带到了矿洞的尽头。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白起盯着尽头,两眼冒起了金光。
“西帝,这可是传说中的好东西呀!”白起兴奋地说道。
“这是什么东西?”刘正问道。
“重宝铁玉,既有铁的坚韧,又有玉的养恩之道。君子如玉,硬汉似铁。铁玉的最大特性,就是可以自主吸收天地之间的正气。以铁玉打造饰品长期佩戴,即便是一个作奸犯科的恶人,也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改邪归正,从而成为不折不扣的善人。”白起说道。
白起似乎很重视铁玉,却又没有生出任何的野心。这就让刘正觉得非常的奇怪。
毕竟铁玉的珍贵有目共睹,白起既然知道铁玉之名,当然也对重宝的价值有所了解。
这申西贪得无厌刘正也是见识过的,如今面对铁玉却做到了心如止水。这样的画面似乎有些诡异了,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白起并没有解释什么,就连申西,也没有任何的说法。
倒是刘正对着铁玉反复观察,除了无数善念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申西没有打搅刘正,只不过却生出了考校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