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棺山太保笔趣-第七百二十章同源同根展示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面对花樱,我嘲讽是嘲讽。
但从来没有小看过她的能力。
包括现在其实也是一样。
我也不甘示弱,双目紧盯着花樱。
本来就是敌人,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说。
玄功逆转,青衣之术。
我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的时候,我看到花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笔落,篆出。
一张青色的虚空符篆直接朝着花樱冲了上去。
一道道青光从花樱的体内透出。
花樱脸上的面具直接四分五裂,口中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身体摇摇晃晃,勉勉强强地站住了身形。
这时我才发现花樱的脸上竟然多了一道疤。
这疤痕虽然不长,但却十分地狰狞。
这样一道伤疤出现在一位绝美的人脸上,显得很是突兀,很不协调。
而花樱则是伸手朝着后脑勺一挥。
头发瞬间便披散开来,盖住了脸上的那道伤疤。
同时用十分怨毒的眼神看着我道:“木阳,记住我的话。”
“你会后悔的,只不过早晚的事情……!”
我本来还有些好奇,花樱的脸是如果搞的。
但花樱一张嘴,我就不想跟她说话了。
我看着花樱道:“这次咱们算扯平了,下次你如果敢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我一定会杀你的……!”
说完我便朝着花枝族那边走去。
一路之上,花枝部族的人看到我,全都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就好似,我活着出现对于他们来说,很奇怪一样。
而当我抵达部族门口的时候,便看到有很多具尸体已经被人给抬了出来。
这里面大多数都是万三千的手下,其中包括几名诛神司成员。
而万三千与杜仲则是没有在其中。
我看中了看花枝族的内部,并没有再回去。
而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从这走到最外围的地方,是要经过一片桃林的。
我的离开并没有丝毫的人来阻拦我。
就好似我本就是花枝族的一员一样。
当我走出这片桃林没多远的时候,一只黑色的大雕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我刚要说话的时候,先天七煞已经把我给围了起来。
杜仲护主了万三千。
万三千双目布满了血丝看着我道:“方木,老子早就跟你说过最讨厌叛徒……!”
“万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
“还愣着干嘛给老子撕碎了他……”
万三千伸手一挥,围在我身边的先天七煞就直接冲我出手了。
我左躲右闪,发现每次都是我吃亏。
最后也是打出了火气。
直接动用棺山太保的秘法。
这个时候,什么暴露不暴露的,总比被围殴致死强吧。
棺山镇天诀出手的时候,杜仲,黑崖的脸上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异样表情。
至于空葬之术在这里根本就不适合用。
因为先天七煞只能说是活死人,与真正的活人相比较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我与先天七煞颤抖了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我也出不去,他们也抓不住我。
“万三千,你是不是有病,如果老子出卖你的话,你觉得你能活着出来吗?”
说着我直接站在了地上不动。
“轰……”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第七百二十章同源同根分享
先天七煞其中一人的拳头已经朝着我的后背砸了上来。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但还是被那一拳之力给震得嗓子眼猛然一甜。
最后又伸手挡住了一人的拳头。
就在第三拳砸来的时候我,我已经闭上了眼睛,运转摄道之术。
就在这摄道之术开启运转的时候,一股股十分浑厚的气息猛然间灌进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脑子升腾而起一股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过熟悉……!
这是紫气玄阳诀的内劲功法……!
“轰……”
又是一拳砸来,我的身体猛地一颤。
这突如其来的痛苦并没有让我感受到太多的疼痛。
反而获得的好处则是更多,更快,更猛。
早就停留在紫气外透的我,再次突破了一步登天之境界。
这次的突破,是真正意义上的突破,而不是借用外力。
自己获取与旁人给予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我此时内心都激动得不行。
虽然我根本想不通这先天七煞为什么修炼的也是紫气玄阳诀,同时还感受不到紫气玄阳诀的存在。
但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完全可以把这一次的风险,转化成我的动力。
甚至可以用这一次的机会,让自己突破九转阴阳的第六转。
我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沉浸在了吸收道行的快了之中。
根本不清楚外面三人是什么表情。
我能感受到先天七煞砸向我的拳头是越来越猛烈。
也能听到万三千冲我的怒骂之声。
但我却根本不为所动,而是双手死死地捏住两边人的拳头。
利用他们同生共体的特性,来死命地吸收这同根同源的力量。
时间过去得很快,当我感受到身体一震饱和的时候。
我在此张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万三千与杜仲那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皮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紫僵之色。
不过这些我并不在意,而是在先天七煞朝着我袭击而来的同时。
撤掉了身上的所有防御,准备迎接这一次的集体攻击。
“砰!”
一声闷响,我猛然感觉到一疼。
随即便是一阵阵犹如爆豆一样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只感觉自己的眼前越来越模糊,最后甚至出现了扩散的样子。
这是死亡前的征兆。
但同时我体内那已经饱和的道行,修为,则在我的体内上下不断的游动。
可这先天七煞是什么实力,集体的攻击我必死。
结果就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我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一定会成功的。
独自面对黑暗的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我知道,这种状态我很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或许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出现在的是某一处刑场。
也有可能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也有可能我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一口棺材之中。
再或者说,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不知道这场梦说出去,有多少人会相信。
但不管我想了多少,都没有丝毫的用处。
因为我陷入黑暗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三秒钟。
这十三秒钟我所经历的其实就是,一道紫色的闪电从我所处的黑暗中唰的一下闪过。
随后便我便睁开了眼睛。
我依旧躺在地面之上,起身的时候,才看到万三千,正带着一副略带惊恐的神色看着我。
而他身边的先天七煞则已经出现了一股不太一样的感觉。
仔细一看,整个境界掉了整整一个档次。
而黑崖也是带着一副看怪物的样子看着我。
我都被他们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轻轻咳嗽了两声,打破了这种略带尴尬的气氛。
“那个,万兄,你听我说,这其中有误会……”
“我想你也应该有所了解了……!”
说完目光还故意看了看他身边的先天七煞。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我看向先天七煞的时候。
忽然感觉到先天七煞的身体竟然朝着身后退了两步。
黑崖更是直接开口道:“原来你是棺山派之人,失敬失敬……”
“哦,你们对于我的身份,不做怀疑?”
黑崖道:“有什么可怀疑的?”
我沉默片刻道:“不是说,棺山派在隐世不受待见吗?”
黑崖咧嘴一笑道:“那是说的北岸,在南岸,棺山派的名声还算可以……”
“就算是玄宗之人,也很少听说敢在南岸对棺山之人,大张旗鼓的出杀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