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丹武毒尊 ptt-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單刀分享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这等话语落入平尘生的耳中,顿时他眉头一挑,一股怒气也有些忍不住,仿佛一头沉睡的猛虎,即将苏醒,大展神威!
萧扬却好似察觉不到这等恼怒的气息,甚至是说不得下一刻,就会直接动手,气氛更可谓是剑张弩拔。
忽然间,萧扬的目光也落在了那座巨大的落焰山之上,他觉得这座灵山,似乎也挺不错的。如果能够将其炼化成为自己的灵器的话,说不得又是一大助力。
“萧扬道友就这般无视我落焰山,打杀我门下弟子这笔账还没算,便就想要我们落焰山臣服?如此心大?”平尘生怒道。
似乎就连落焰山也感受到平尘生的怒火一般,灵力流转之间,刻意针对此处。
若是在别处的话,平尘生还当真有些怕这个年轻人。但是这里却是落焰山!
摩家势力有着怒河作为倚仗,这落焰山又何尝不是他平尘生的倚仗?
还是说这个年轻人在取得胜利之后,也已经变得飘然不已,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什么都不在是问题?
狂妄至极!
萧扬仿佛没有感受到这等变化,反倒是给平尘生倒了一杯茶,好似让他消消火。
“都一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大。摩纠之前机关算尽,先是用飞云山一战试探我的实力,又在怒河决战,可谓是环环相扣。但是结果如何?还不是说没了就没了。”萧扬淡然道,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这也的确是事实,整个阴焰界上下都知道。
也是因为这一点,才让这位落焰山山主改变主意,当真看不透对方的作风,在最后的时刻,他会毅然而然的前往集火盟。
原本他觉得这个少年郎今日前来,是因为此事还有着转机。但是如今却是如此咄咄逼人,可不是像谈事情的样子。
泥人都尚且有着三分火气,他平尘生就算再能藏拙,但也不能代表当真就可以任由别人骑在自己的脑袋上拉屎!
而且萧扬的话语,也依旧有着威胁的意味在里面。
这也不是萧扬吹嘘,本就是事实,举世皆知!
萧扬继续品茶,甚至还称赞了一句,看上去惬意的很。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丹武毒尊 飛天牛-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單刀
“落焰山的确不错,前辈可不想这座山头从倚仗成为镇压你的存在吧。”萧扬继续说道。
顿时,平尘生的心中更是骇然不已。他也想起了飞云山镇压怒河一事,说不得这个少年郎在炼山一途上,有着非同凡响的造诣。
如果当真如此,他也如此笃定的话,那么此事可就当真难办。
自己的倚仗忽然变成了对方的杀手锏,这不论怎么看,都是自己处于劣势。
“还是说那个锋芒毕露的玉面少年藏在暗处,随时都准备给我一剑?”平尘生问道。
这也是较为忌惮的一点,果真如此的话,那当真是不妙。
没了落焰山作为倚仗,那个剑锋锋利之人还藏在暗处的话,那不论怎么打,自己都会吃亏。
人氣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 愛下-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單刀閲讀
“我那兄弟自然不可能轻易到此,不然主路线被人看出破绽,另一人必然会岌岌可危。前辈,你看我如此坦诚相见,你还这么大的火气干嘛?”萧扬继续笑道。
这话真假如何,平尘生吃不准。
“我独自前来,可进可退。”萧扬道。
这似乎将他这位老牌的武皇六阶强者直接视为无物?好大的口气,好狂妄的作风!
但是平尘生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仔细去推敲细节,一旦吃准某些事情,那么他就可以动手。
萧扬一直都是一副淡然模样,好似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如何上心。
仿佛落焰山,根本就拿不下他。
“老朽若是没有记错,你们三人虽然覆灭了摩家,但是你们也身受重创。那还是合你们三人之力,尚且勉强。仅凭你一人之力,就想力压于我?如此看不起落焰山吗?”平尘生冷笑一声,道。
萧扬则是耸了耸肩,道:“也不是说看不起,只是我觉得前辈是个聪明人而已。”
在这样紧迫的状况下,萧扬也依旧表现的风轻云淡,仿佛这根本就无法让他动容一般。
平尘生没有动手,但蓄势却未曾停下,同时神识也开始迅速游离,希望能够找出一些端倪来。
“晚辈都如此坦诚相见,前辈却不能够交心说些话语,真是让人失望啊。单刀赴会而已,不必去寻找我兄弟的下落,浪费精力。”萧扬如同自说自话一般,笑道。
平尘生则是冷笑不已,对方越是这么说,就越是在掩盖事实而已。
如果当真信了,到时触不及防下,一道剑光落下,还是斩杀摩纠那一剑的强度,他平尘生就算不死,恐怕也得没了半条命。
都是老狐狸,何必去装纯粹?
若是信了,那才奇怪!
“若是道友再继续疯言疯语,那可当真就将落焰山推向集火盟了。”平尘生道。
萧扬闻言,也笑了起来。
这句话说得也非常清楚,那就是他们有的谈。
扣人心弦的小說 丹武毒尊-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單刀
若是落焰山被形式逼的急了,那自然会靠向集火盟的。
唇亡齿寒的道理很浅显,平尘生看到的可不是坐收渔利,而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扣人心弦的小說 丹武毒尊討論-第兩千七百九十八章 單刀熱推
这也是平尘生最后的底线和耐心所在,如果萧扬给他的答复并不满意的话,那么也只有开战。
毕竟,没有必要将自己宗门拿去赌。
若是对方野心极大,此行只是稳住他们落焰山不去汇合,先拿下集火盟,那么接下来倒霉的就是他们落焰山。
到时候三大势力全部覆灭,他们想要掌控阴焰界,那自然也会简单许多。
若是有人不服又如何?
四阶以上的武皇都被打杀,谁还能够与其抗衡?
若是这样的打算,那当真是无比骇人的。
但是开战,也不能轻易而为之,若是能够僵持下去,等到他们突破桎梏再动手,便是最好。
“前辈是耳朵不好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说的是让你代表阴焰界,整个阴焰界。”萧扬说着,语气也变得凝重许多,仿佛也开始失去耐心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