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第三零五章 都說土改好展示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小伙子像找到家一样,开森极了。
出来去了云朵的办公室,他抱住女人的头狠狠地啵了一个。说小伙子不错,她发现宝贝了,功劳巨大,回家还有奖励。
三日后,警卫连外调的战士陆续回来了。
大家都说土改好,特别是减租减息,直接让百姓得了实惠,老百姓非常欢迎。
有的地方土地已经分下去了,就是担心会不会变?
有的地方根据回收的土地和户籍人口,按照土地肥瘦均分,老百姓非常满意。
有的的地方保证老百姓人均五亩还余下不少土地,又结合种田能力和个人意愿进行再承租。
既保证了人人有饭吃,又让想种地者尽可能发挥作用,还将多余的土地存储起来,便于添丁进口时分田地,很不错的。
大多数人都在第一个十天完成了土地交割。
但是,也有堡子里的保长护着亲友、兼顾自己分好田,占便宜的现象。
古月桥很注重宣传工作,那《新宋旬报》连续发了两期,一期谈地主叛乱的处置情况的,一期宣传土改和减租减息,在成都乃至于全国震动很大。
当然,也有地主哭天喊地,很不情愿地交出土地。特别是那些刚买下土地没两年的地主更是觉得在割他们的心头肉呢。
但是,再不情愿还是得交,这是政策,否则损失会更大。
政策的制定方面,照顾的是大多数,不可能面面俱到的考虑周全了。
他让莹莹将王翎请来,把收集到材料交给拿他,让他组织几个检查组下去督促、指导工作。
肯定做得好的,及时纠正问题。
王翎说正想做这件事呢,没想到他这里已经取得了第一手材料,马上就亲自带队下去抓落实了。
王翎很不错,是一个实干型的人才,新朝廷就是太缺这样干实事的人了。
穆欣靠在他身上腻歪,说这次回收土地消耗了她大量的银子。
赵晓兵笑着说不是银子是纸币,那几个造反的地主土地官府还没收了呢,也缴获了不少银钱噻。
她说还不是要花银子,有的州县富家得了土地款已经跑来城里兑换了。
他说无妨,成都府有钱。
一个是朝廷发出去的纸币在可控范围以内,就是后世讲的M2增量在经济发展水平之内。
二个是他们不可能都拿来换,因为国内的交易几乎不用银币。
第三是马湖和江南东路的两个大矿业基地建好后还会生产出些银子来,贵州也发现了银矿和金矿。
随着开采技术的进步,产量增加,到时候新朝廷还要铸造新的更好更多的银币,大家会感觉到银子不值钱的。
穆欣说那到时候他们怕来要金子呢?
赵晓兵看着在他身上用劲的穆欣贼兮兮地说:“谁要也不给,只给你。”
丫头回过神来,想起他私下里讲的精仔旅行的故事,小脸一红说道:“夫君好不害臊。”一边说一边更加猛烈地压榨起来了。
早晨,穆欣笑盈盈的拉他去健身,他说昨晚练了一宿还不够,不练了,没劲。
丫头不理他,自己出去了。
自从老婆们学了双修功,都在练,个个长进都不小。他还是跟在穆欣屁股后边去院子里活动了。
云朵气色不错,在院子里压腿,彩霞在帮她,赵晓兵见她俩正练上,不去打扰,自己将迷踪艺使了出来。
这套拳经过红菱的修正更加完美了,连封二中都说找不到破绽。
吃过早饭,他说打算去马湖和滋州看看。
云朵说他又要走了,他说那么久没有见过卓玛了,得去一趟。他一个办公室接一个地去串门,表达了要出去考察的意思后老曹说丁辅想再用几个旧臣,走之前再开一个会,他说行。
回家去带上莹莹出发去马湖,第一站先到犍为。
她娘说响应儿子要求把家里土地和她女婿家一样,打折全部交给了衙门,只留下了罗城的二十亩地将来修房养老了。
他说想咋个就咋个,没得人说你的。
老娘还是说不能拖了儿子后腿。
他问他她娘去马湖看孙子不?
他老娘一乐呵,上了他的船说走哇。
两娘母真的还就说走就走了。
坐在船上一边看风景一边吃着白英豪送的女儿红,他娘说真是想不到还有如此的好日子过。
那年,他爹走后,日子越过越难,怎么能想到还能活转来呢。
十二年了,看着他娘也老了一头,他问:“娘,挣那么多钱来干啥?”
他娘愣神了,倒起来问他“咋啦?有事要花钱?”
“没呀,儿就是在想,我们挣那么多钱来作甚?吃也吃不完,用亦用不完了。”他娘喝了一口酒陷入沉默。
是呀,现在大家都在忙,都在挣钱,家里的小金库里全是金锭,银币,银行里还有那么多存款,拿来干啥?
“娘不如在犍为修个学堂,再请上好的先生教书育人。”他见他娘不说话了,定是在思考,随意启发道。
随后,他娘放下酒杯郑重地说:“如此,娘便修一座上好的学堂,让城里的娃子都来读书。娘也不干了,让你大姐和弟媳来做,娘就为你们看住孩子。”
“我娘身体好着呢,再干十年也无妨。”他知道他娘已心生退意,还是先反起说着看。
“我儿说得好,钱是挣不完的,挣得再多有何用呢?不如帮你们看着孩子的好。”他娘果真想通了。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txt-第三零五章 都說土改好展示
其实,他也明白这个道理了,在成都每天晚上总要陪一会儿易昌云读书,都总是觉得做的不够。
幸得老师教育的好,否则,他心里会欠上孩子很大一个债。
赵晓兵陪着他娘游了南溪,次日下午来到黄琅码头,双双她两姊妹已经等着了。
春生带着妹妹一个劲地喊奶奶,可把他娘高兴坏了,一手牵着一个孙子往车里钻。
双双说上次没有走成,这次又打算跑了?
他傻乎乎地说就是想她们俩姊妹了噻。
一家人坐上马车往镇里走。
现在的黄琅几经扩建,镇子越来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