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三五節:有些承諾(三)閲讀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看到了吗,我的老朋友。”离开军营的时候,老哈格尔贝里的老朋友,托马斯·六趾走到了他的身边嘀咕道。
老哈格尔贝里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朋友:“你这家伙又想发表什么高见。”
不是老头子阴阳怪气,而是这个老朋友有时候说话完全不过脑子,就像是前些天,他代表国王来军营视察,第二天回去在贵族大会上接受询问时,这货脱口而出一句话——军队仿佛像是马林阁下的手臂一般听话。
那天的贵族大会上有一半的贵族群情激奋,还有一半的贵族在拼命给托马斯说的笨话擦屁股。
好在曼海姆陛下一直相信着马林阁下,而马林阁下虽然并没有怎么教导过索伦王子,但他亲手为这个孩子点燃灵能之火,并为他准备了一整套的药剂,王子的灵能导师也不得不承认,如果马林阁下的这些准备,他想要王子点燃灵能,至少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而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财富。
正因为曼海姆陛下相信着马林阁下,那天托马斯这个笨蛋所做的一切才不会变成一场闹剧,而也是马林阁下的善良与大度,这个笨蛋才有今天站在老哈格尔贝里面前的机会。
所以老哈格尔贝里才非常迫切地想要用自己的眼神警告这个笨蛋——这儿离军营大门只有一箭之地,要是有一个耳朵好的士兵听到他的厥词,下一秒说不一定一颗子弹就会在托马斯的脑袋里打着滚通过了。
老哈格尔贝里肯定那些将马林视作唯一的大元帅的士兵们绝对会这么做的。
老朋友,看在随便什么东西的面子上,别做傻事啊。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六百三五節:有些承諾(三)展示
“那些士兵,就像是黑区里的那些机械体一定!你看到了吧,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士兵,以前我觉得贵族私兵就已经是强兵了,但是现在看来了,他们就像是一些小丑。”托马斯大声地说着他的心里话。
这一次倒是挺正常的啊,你这个小子。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六百三五節:有些承諾(三)分享
老哈格尔贝里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点了点头:“没错,令行禁止,马林阁下的确是一个天生会带兵打仗的阁下,这一点从他第一次领兵击溃那些黑兽人就能够看出来。
说实话,马林这个孩子表现出来的实力才是他力排众议嫁孙女的原因,一个货真价实的神选冠军,一个首次领军就击溃黑兽人的指挥官,一个卡特堡实际意义上的领主,一个巨型集团的主人,又或者是亲王和公爵……这些全都只是称号,传奇才是这个孩子身上最为宝贵的财富。
正在上马车的随行贵族之中有人在笑,还有人在感叹老哈格尔贝里的好运气,老哈格尔贝里总是微笑着应承,羡慕与妒忌都不会令老哈格尔贝里改变他的老好人形象。
毕竟陛下没有适龄的女儿,只要这一点从未改变,老哈格尔贝里就不用担心什么。
别的公爵?哈,说得好像哈格尔贝里怕了一样,有本事你们也能把孙女嫁给马林啊。
带着满意与骄傲,老哈格尔贝里走向了自己的马车。
“嗨,老朋友。”托马斯跑了过来。
“又怎么了,托马斯。”老哈格尔贝里有些疑惑。
“上次我跟你说过的,我也想坐一次马林阁下给你的大马车,你忘了。”这个半身人兴奋地看着他的老朋友说道。
老哈格尔贝里一拍脑袋:“没错,行,今天我的马车归你用了。”
虽然托马斯说话不过脑子,老哈格尔贝里还是挺喜欢他的——毕竟每次老哈格尔贝里在议会里喷人的时候,托马斯总是会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加入老哈格尔贝里的队伍。
这年头,半身人比人类要可靠多了。
“谢了!”托马尔爬上了老哈格尔贝里的马车,然后看着里面的豪华装修看起来是非常的羡慕。
老哈格尔贝里笑着走向老朋友的马车——幸好也是人类的样式,要不然老哈格尔贝里今天只能坐在马车车顶上了。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马林在哨塔上看着坐着国王与贵族们的车队开拔。
“阁下,您真的相信他们吗。”罗德斯站在马林身旁,这个年轻人的提问让马林笑了笑,他扭头看向自己的下属:“你觉得我相信他们吗。”
“我看您似乎愿意相信他们。”罗德斯看着那支车队:“门德尔阁下死了,我们到现在都没能抓住凶手,虽然您说贵族们不像是凶手,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相信这些家伙,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们吃黑面包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您,我们到现在只怕还吃着带有石子与沙子的黑面包。”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叹了一声:“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我们只能面对这样绝望生活,然后死在不知道哪一处战场上,阁下,您是我们的救世主,为什么你不成为评议会成员呢,露露夫人虽然也是老成员,但是我与表哥都觉得,您才是真正的北方主义者,露露夫人虽然也相信着主义,但是……我觉得她不像是那种愿意将自己严厉一面展现出来的人,我们与贵族们将将会有一战。”
“贵族之中也有像你这样想的人,罗德斯,我在帮助你们。”马林说道。
北方主义还太弱小了,他们还远远不够,马林只能安慰好罗德斯:“你们的实力还不够,记住,人必先有生存,才能够活下来并为门德尔复仇,贵族们在这件事情上不大像是在撒谎。”
“……是的,您没有说错,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我还是苏德尔表哥都是这么说的。”这个年轻人一边说,一边叹了一声。
然后他又坚持着说了一句:“我一定要为门德尔阁下复仇,至死方休。”
马林非常理解地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然后两个人同时听到了一声枪声。
非常绵长。
“哪儿响枪!”罗德斯看向马车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在楼下休整的士兵这么说道。
马林已经跳下了哨塔:“警卫队出营!”他大声的喊道:“车队方向!”
这些刺客!这些阴谋家!他们疯了吗!
………………
马林赶到车队的时候,马车队已经倒了一地——虽然看起来情况很危急,但从马车和马匹分开的情况来看,车队的车夫们第一时间解开了马车与马匹的扣锁——马车队跑乱了,不用刺客搞事都能够出人命。
所以他们停下车,贵族们出车之后推倒马车,以厚实的车底作为掩体掩护自己,这样他们就只需要负责对另一侧保持警惕。
马林跑到了老哈格尔贝里的车后,见到了平安无事的老头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他一屁股坐到了老哈格尔贝里的身边:“见到你没事太好了,老哈格尔贝里。”
然后他发现这个老头子并没有坐上他送给他的马车。
“陛下没有事,刺客是往车队中央开的枪。”老哈格尔贝里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车队前方喊道:“有谁中弹了!”
然后是异常快速的点名环节,惊魂未定的贵族们在报名的时候还有一些颤音。
这不怪他们,凡人面对这等凶案,总会气短。
“托马斯没回话!托马斯!”老哈格尔贝里大声喊道。
然后过了一会儿,前面传来了全新的消息:“老哈格尔贝里!托马斯没有从你的车里跳出来!”
马林一把按住老哈格尔贝里,示意他会过去看一眼情况。
低着头飞快跑到了自己送给老哈格尔贝里的马车后方,马林伸手撕扯开马车的车底,从里面拖出了一个脑袋中弹的倒霉半身人。
可怜的托马斯·六趾这一次用完了他的运气,子弹从他的脑袋右侧钻入,最终撕裂了他的左侧下巴,子弹不知道飞到了哪儿,但是从入口与出口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穿甲弹。
毕竟如果用的是软头弹,子弹不可能在飞行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穿透整个颅骨。
想到了这里,马林从口袋里掏出一面镜子,看了一眼他们右侧的城市,少数还能使用的旧日建筑高度并不行,马林抬高了一点角度,看到了远处的钟楼。
至少四百七十码,虽然远了一些,但是如今就算是马林手下的神射手们,打五百码的目标都是非常轻松的。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百三五節:有些承諾(三)展示
所以这不能代表什么,神射手并不是马林的专利,无论是某个组织又或者哪一个刺客,只要天赋够了,枪支到位,再加上足够的子弹作为训练用的材料,都是可以训练出一个百发百中的神射手。
转身,和蹲在后方三层小楼后面的警卫队做了战术手势,当值的政委立即与连长立即分成两队开始包抄那座钟楼——虽然凶手很有可能已经撤退了,但无论如何也应该控制住钟楼。
等了一会儿,马林退回到了老哈格尔贝里的身边:“托马斯死了。”
“他死了……该死的刺客,他是冲着我来的!”老哈格尔贝里的脸色非常精彩。
“你怎么会和托马斯换车的。”马林说实话真的是吓得够呛,没有错,如果老哈格尔贝里没有和托马斯换乘马车,这一次死的肯定就是老哈格尔贝里。
“托马斯这家伙说是想试一试你给我的那辆好马车,所以我和他换了马车,我们都使用了窗帘。”老哈格尔贝里看着自己的孙女婿沉声说道。
马林想了一下半身人中弹点:“子弹从他脑袋右侧钻进去,然后从另一侧的下巴位置钻出,,如果打你,应该是从右肋进入,子弹也许会命中你的胳膊并在进入胸膛之后造成更加严重的翻滚,十有八九会破坏你的心脏,这是冲着你来的,老头子。”
说到这里,马林已经明白凶手的心思了:“凶手杀了门德尔,但是并没有造成太多的冲突,他知道杀我太难了,所以做好了准备要杀你。”
整个歌本哈根都知道马林送给老哈格尔贝里的那辆马车的特别之处,刺客们甚至不需要知道车队的排位,只需要对着老哈格尔贝里的马车开枪就行了。
马林想到了这里,看向钻过来的曼海姆陛下:“陛下,太危险了。”
“杀我哪有杀死老哈格尔贝里更能激怒你呢,再说了,我死了,大家只会高喊国王万岁。”曼海姆陛下一边说着冷笑话,一边看了一眼老哈格尔贝里:“这一次如果没有托马斯,你就死定了,老哈格尔贝里。”
“是的,如果没有他,死的就应该是我了,陛下,您知道吗,我到最后还是欠了我的老朋友一命。”老哈格尔贝里靠在马车车底上说道,这个老人说到这里,从马林手里拿过烟盒,为他自己点了一支。
过了一会儿,马林那边传来消息,警备队没能找到凶手,他仿佛人间蒸发了,只有钟楼上出现在灰尘之上的脚印与一些被抹去的尘埃证明着有人出现在钟楼顶上过。
考虑了一下,马林和曼海姆还是没有取消警戒,说不定凶手已经移到了另一个射击位,现在正在等着他们放松警惕。
于是马林最终以术式为各位挖了一道深沟,好让他们通过这条沟离开这段河岸——这儿太开阔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刺客想来就没有足够的射界来支持他的第二次刺杀了。
撤离现场之后,马林让各位干脆回到军营——在装甲马车到达之前,各位细皮嫩肉的贵族老爷别用他们的脑袋来和子弹较劲了。
“我会给托马斯的家人一笔补偿,至于凶手,我一定要抓住他们。”老哈格尔贝里这么说道。
“没错,我们一定要让这个凶手付出代价,我怀疑这一次杀你的和上一次杀门德尔的是同一批人。”马林感觉这一次一定要将新仇旧恨一笔全算了。
老哈格尔贝里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肯定了马林的观点:“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杀死门德尔,又为什么想要激怒你,真的太奇怪了。”
“说实话,你和门德尔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共同点,老哈格尔贝里,除了他差一点娶了你的一个女儿。”马林也是非常奇怪,如果说刺杀门德尔并没有达成刺杀目的,那么刺杀老哈格尔贝里真的是为了让马林愤怒吗?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王室的卫队队长面色古怪的回来了,他是和马林的警备队一起去钟楼的人。
他带回来了一件小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徽章,上面有齿轮,有麦穗,更有书本和紧紧相握的两只手。
“卑劣的小手段。”曼海姆接过这枚徽章,将它丢向老哈格尔贝里。
熱門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六百三五節:有些承諾(三)相伴
这个老人接过它笑了笑:“杀死门德尔的时候,现场为什么没能留下一枚贵族的银扣呢?这样的演技也太过拙劣了吧,你说呢,马林。”
“真是令人恶心的表演,但至少我们能够明白刺客到底是想做些什么了。”
马林说完,接过老哈格尔贝里丢过来的徽章:“我会带着它去问一问北方主义的人,他们说这些徽章有着特殊的记号,每一个成员都不会重复,我会去调查清楚的。”
“那拜托你了,马林。”老哈格尔贝里点了点头:“虽然我们贵族和北方主义是天生的对手,但那也只是对手而已,相比起混沌,他们至少还是人,不是吗,我不会相信这一切是他们的所做所为。”
而曼海姆干脆将他的节杖交给了马林:“你来处理这件事情,马林,找到凶手,然后将他们全都吊死,不过我不会介意他们的生死。”
“我会的。”马林点头。
我会迫不及待地去找凶手,然后送他上绞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