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79:身披榮光,與你比肩(二更)閲讀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今天幼儿园里很热闹,外面停了很多车,里面有好多人,好多气球,好多鲜花,还有好多笑脸。
戎关关戴了顶小黄帽,背着个水壶,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戎黎和徐檀兮在后面。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79:身披榮光,與你比肩(二更)
“老师早上好。”
门口的陈老师冲他笑了笑:“关关早上好。”问候完之后,她对家长说,“祁小姐,待会儿我们的老师会给上台表演的小朋友化一点点妆,如果家长介意的话,也不可以不化。”
徐檀兮还没说话,戎关关就迫不及待地问:“会在这里画红色的圆点点吗?”他指着自己的眉心。
陈老师说会。。
徐檀兮征询小朋友的意见:“关关想要画吗?”
“想~”
她回复陈老师:“给他画吧。”
陈老师喊来另外一位老师,让她带戎关关去化妆。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79:身披榮光,與你比肩(二更)看書
离活动开始还有一些时间,徐檀兮拿出手机来,给戎关关拍视频。
“我来拍。”戎黎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腰上,“人太多了,你拉着我的衣服,别走丢了。”
徐檀兮说好,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衣服。
他拿着手机,以迷之视角,把戎关关拍成了一个五十厘米的矮墩墩。
“矮墩墩”他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仰着脸,让老师在眉心画口红点点。
旁边排队的小姑娘乖巧地坐着:“关关,那是你爸爸妈妈吗?”
小姑娘的小名叫小花,是戎关关在牛奶班的同学。
“不是,是我哥哥嫂嫂。”
“哦。”小花好奇地盯着他衣服扣子上挂的公仔,“你这个小恐龙是哪里买的?”
戎关关好骄傲地说:“我嫂嫂给我做的。”
小花好喜欢那个恐龙:“可以给我玩一下下吗?”
戎关关是个懂得分享的小朋友:“可以,但是不可以弄坏了。”
“我不弄坏。”
戎关关把公仔取下来,借给了小花玩。
九点半,儿童节活动开始。
全校的小朋友一起跳《大家一起来》,戎关关因为胖得可爱,站在了C位。
他还有一个唱歌的节目,跟班上的另外两个小朋友一起唱《小蜜蜂》,表演结束后,徐檀兮去找他。
“关关。”
戎关关坐在凳子上,抬起头,眼睛红红的。
徐檀兮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他要哭的样子。
徐檀兮用手压着裙摆,蹲下来哄他:“是不是受委屈了?”
他摇头:“嫂嫂。”
“嗯。”
就在刚刚,跟他一起表演的两个小朋友都被他们的妈妈接走了。
他低着头,泪珠子砸在了挂着的恐龙公仔上:“我想我妈妈了。”
戎黎过来就听见了这一句。
他家徐檀兮蹲在那里温声细语地哄小孩,漂亮的裙摆落到了地上,阳光从后面的窗户打进来,把金黄色的光镀在了她的发梢上。
“那明天我们寄信给她好不好?”她用帕子擦了擦戎关关湿漉漉的眼角,“把关关画的画,还有刚刚哥哥给关关拍的照片都寄过去。”
戎关关哭唧唧地点头:“嗯。”
戎黎走过去,把徐檀兮的裙摆提起来,掸了掸灰,眼睛瞥向戎关关:“别哭了,丢不丢人。”他嘴上训着,手却伸过去,把戎关关抱了起来,一只手托着,“等你放暑假,我带你去看她。”
戎关关趴在戎黎肩膀上吸鼻子:“真的吗?”
“嗯。”
戎关关嘴怼过去,用力啵了一口:“哥哥,我爱你。”
戎黎嫌弃地擦掉脸上口水,一只手托着戎关关往上掂了掂:“你以后少吃点,重死了。”
“……”
戎关关突然就不悲伤了,因为很气。
徐檀兮在一旁望着戎黎,目光温婉柔情。
“干嘛一直看着我?”他问。
她摇头,没说什么。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79:身披榮光,與你比肩(二更)熱推
想给他生儿育女,这个念头刚刚很强烈地撞了她一下,她的阿黎以后一定会是一位很好的父亲。
南城机场。
广播响了,提醒远行的旅客赶快登机。
姜灼拿起背包:“我走了。”
秦昭里跟着站起来:“下飞机了给我电话。”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好。”
她看上去很平静,想让他安心,所以都不敢难过:“不用担心阿烈,我会照看好她,你在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
姜灼点头:“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
秦昭里嘴上应:“嗯。”
报喜不报忧,她肯定会这样。
所以姜灼提前存好了徐檀兮和秦延君的电话,他对姜烈说:“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不要自己扛。”
姜烈眼睛很红,来的路上已经哭过了:“知道了,你都说了八百遍了。”
机场广播又响了,不厌其烦地催促着,来来往往的旅客脚步匆匆,送别的家人在原地依依不舍,还有相聚的情侣在人群里拥抱。
“我走了。”
姜灼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抱住秦昭里:“我爱你。”他说,“等我回来。”
等我摘到一颗星,回来送给你。
等我身披荣光,再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