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起點-第三百零三章 神主之祕讀書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哦?如果能找到仙帝的力量,为何你现在却没有呢?”这回就连龙皇都有些惊讶了,它急忙敦促西门天询问方法。
仙界的本源之力飘渺无迹,当年宁川仙王被魔尊重伤,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被仙界本源的力量选中,仙族的史书中也是这样记载的。
“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残魂,除了这偌大的墓中仙宫哪也去不了,更何况如今的仙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要这仙帝之力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西门天神情一动,不禁侧耳倾听起来。就连龙皇都不太清楚的事情,宁川却说有办法找到。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宁川曾经掌控过这等力量。
“你可知道仙王之后是什么境界么?”围绕着九龙汇集的仙棺,宁川缓缓说道,虚影在云烟缭绕中显得若隐若现。
“这个属实不知,愿洗耳恭听。”西门天刚想说是仙帝,但是他也知道,宁川可不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其实,仙帝同样会受伤,同样也会死。就像宁川虽然重伤了魔尊,还和众仙王共同封印魔族,可是未能一击而杀之。只能证明仙帝只是掌控了仙界本源之力,其本质依旧是仙王。
而这仙帝的力量,就像是外物一样,只可驱使,并不能真正的融合到自己的仙魂内。
“仙王,其实已经是仙界的最高境界了。一旦突破这个境界,将失去一切的情感,成为与天地同等的存在,我们都叫它神主。”
宁川说着,双手比划了一下,一道微弱的微弱的仙气自指尖散出,画出一幅图像。
西门天转过身来,望向逐渐成型的图像,星目中的神采也缓缓由迷惑变成了震惊。
宁川画的,赫然是漫天的星河。而在这些星河之中,太阳星与太阴星赫然也在其列。但是相比于茫茫的宇宙,它们显得确实太渺小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神主,是仙王的后一个境界,它既然能够等同于天道法则,必然也要抛弃自己的所有情感,成为最公正的宇宙管理者。
“这是仙界,仙界已经属于极为高端的世界。那些更小的,则是比较低级的世界。其实到了仙王中后期的修为就可以撕裂空间,到仙界之外漫游去了。”
宁川这一席话,看似轻描淡写,实则蕴藏玄机,为西门天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却又让他脊背发凉。
尽管他能驾云,会瞬移,甚至在他是仙王的时候还经常撕裂空间来传送。但是他脚下踩的是坚实的大地,头顶上是仙界的天空,一旦脱离了仙界,让他在这些空间中仿佛定格似的漂泊,这无疑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神主……可是这和仙界的本源之力有什么关系?”西门天虽然依旧在问,可是一些想法和揣测已经寓于心中。他能够感觉到,宁川所说的神主,和仙帝的力量显然是有一些关系的。
“在神主的眼中没有秘密,所谓的本源之力在我们眼里虽然毫无蛛丝马迹可循,但是却逃不过神主的探查。而我年轻的时候,曾在仙界误入过神主祠。”宁川手一翻,一块墨色的令牌出现在掌中。
“你只要能找到神主,或者成为神主,你的恋人应该就能复活了。”主龙脉中的悸动让西门天的心砰砰直跳,龙皇的一番话语成功的扰乱了他的心境。
是啊,如果能找到神主,让他帮忙救出苏琴,那他一直以来的心愿就可以完成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谁不向往呢?
“你的剑已经断了,倘若不嫌弃,你就用我的佩剑吧。把仙棺撬开,那剑在我躯体的手中。”
西门天一愣,望向宁川虚影的目光有些惊愕。撬棺可是对死者大不敬之事,这宁川居然让自己亲自动手。
“都只不过是形式罢了,你若能用这剑斩了魔尊,我也死而无憾了。”说到底,他还是放不下仙族。
“谢谢。”西门天沉默了良久,再抬起头来时,眼眶却有些泛红。在得到他宁川肯定的目光以后,也不再客气,一步步走近仙棺,一掌猛地平推过去。
仙棺之盖被巨力推出,九龙雕塑瞬间碎裂,足足数万斤的极品玄冥仙木在西门天一击之下掉下九重天顶,露出棺内仙人的相貌。
面冠如玉,温文尔雅,这是西门天的第一印象。仙墓中的宁川和刚刚所见到的残魂相貌一模一样,只不过像是刚睡着的一般,就连仙气也依然萦绕在周身,恐怕就连普通的凡人也看不出棺中之仙是生是死。
“你确实更像仙族。”西门天惊叹了一声,目光逐渐扫向他手中那柄寒光闪闪的仙剑。
“此剑,跟随我十数万年,是最顶级的造化仙器。若非神器只能由天地而生,恐怕以它的材料制造出比较低级的神器也不在话下。”
宁川没有告诉他,他和西门天一样,都是想成为仙界第一剑客的仙人。只是由于龙族血脉的一些限制,导致他的修炼速度也颇为缓慢。
“剑来!”西门天将阴阳双剑收于识海之内,随即咬破手指,一滴精血向宁川手中的仙剑滴去。
没有任何的阻碍,也没有的任何抗拒,很快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便出现在西门天与宁川剑中。寒光闪闪的宁川剑化作一只飞鹰,停留在西门天的肩头。
在白衣的映衬下,这只飞鹰显得极其神骏,锋利的钩爪之间寒芒一闪,漫天剑气在凌霄宝殿飞舞。
看着宁川剑即将再现于世,宁川也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倘若西门天能灭了魔尊,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而报仇,也是为仙族和龙族报仇,更是了却了他的心愿。
“好一柄仙兵,比我当年手中的青锋还要强上许多!这次不虚此行!”西门天一收剑,飞鹰长唳一声,器灵如影般归于剑中。刹那间九重天上,皆是此剑鸣叫之声。
“外面那两位已经寻找你多时,是时候送你出去了。”宁川虚影转向西门天,向他作了揖。
西门天亦回了一个揖,感受到身后有一仙将赶来,有些不舍的转过身去。
“你……”那仙将见仙棺被撬开,而西门天手中又拿着宁川的剑,正欲斥责,却被宁川的目光制止。
“请随我来。”仙将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带着西门天下殿。
“嗯。”西门天点了点头,紧握着手中的黑色令牌,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神主祠,神主祠……”